004// 这满园的美色令他贪念顿起

香水与星河 天界无际 5253 字 3个月前

从广州回来,汪新强把在火车上遇到苏嘉华;苏嘉华的表叔是香港宏展集团的大老板,有到内地发展意向;他请苏嘉华吃饭,委托苏嘉华联系他表叔的事向邓光明做了汇报。

邓光明像得了一个宝,跑去向张子枫汇报。有所不同的是,有向内地发展意向,被改成了有向香州发展意向。

张子枫也像得了一个宝,跑去向黄副市长汇报。把有向香州发展意向,明确为有向香州投资意向。

黄副市长跑去向谢市长汇报,又在投资后面加了宾馆两个字。

经过几番传话,到谢市长那里,最终变成了香港宏展集团的大老板有到香州投资兴建宾馆的意向。

谢市长指示黄副市长,亲自找汪新强了解核实,如果情况属实,要抓紧落实。

汪新强踏进黄副市长的办公室时,身子有点飘,脚步有踏空的感觉。自己怎么坐下的,怎么接过黄副市长亲自泡的茶,一点没感觉。

准确地说是处在一种无意识状态中。

黄副市长问一句,他答一句。问到说你们张总汇报说,香港宏展集团的老板有到香州投资兴建宾馆的意向时,汪新强卡壳了。

他不知道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他含糊支吾,说是——是——

黄副市长说,是的就好。谢市长特地要我找你来落实这个事。小汪同志,你这次为香州市立了大功,我代表市委市政府感谢你!我们公布的奖励政策,到时一定不折不扣地给你兑现。希望你尽快联系,尽早把香港老板请到香州来考察。

汪新强回到厂里,人像有病在身。他找到邓光明,讲了黄副市长召见的经过。说不知怎么话完全传变了。

我没有这样说,看是不是张总传变的。邓光明说。

这下怎么办?八字没有一撇的事,黄副市长要我尽早请香港老板来考察。

看见汪新强满腹愁肠的样子,邓光明说:

那还能怎么办?赶快联系!

于是小汪赶紧给苏嘉华打电话。

打了几次电话,小苏都说香港那边还没有联系上。后来再打,小苏家里人说小苏出差了。问去哪里了,他家里说不知道。那时又没有移动电话,中国这么大,你上哪儿去找?

市里黄副市长的秘书一天一个电话问进展,小汪都快要急疯了。

半个月以后的一天,小苏突然来电报了,电报说,已和香港宏展联系,集团委派陈小伟总经理近期前往你市考察。详情面谈。

小汪绝处逢生,赶忙拿着电报去找黄副市长。看到电文,黄副市长异常激动:

好事多磨,好事多磨啊!

这段时间,苏嘉华的日子一点不比汪新强好过。小汪一天一遍甚至几遍电话,搅得他心神不定。

本来,他与小汪萍水相逢,说说话,吹吹牛,打发旅途无聊的时光,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他说香港宏展集团的老板是他的表叔,这一点不假。只不过是一个没有来往的远房表亲。说香港宏展集团有到内地发展的意向,这一点也不假。香港宏展集团确实在上海北京已经有些酒店地产项目。

问题是,他与这个集团的人没有任何来往。

有一年宏展集团的陈老板回普宁省亲,一竿子打不着的亲戚都收到了礼物,但他们苏家没有收到。因为他们家是远亲中的远亲。

太阳一出来,气温就往上串。他穿一双人字拖鞋,躲在街阴处行走。忽然听到有人叫他名字,回头一看,原来是初中同学陈小伟。

刚下学时,小陈跟小苏一起跑过两年业务,也是贩些小家电产品到内地去卖。

这陈小伟长相帅气,能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初到一处,总是比苏嘉华受欢迎。

但由于为人信誉不好,货物以劣充优,生意做一处死一处,路越走越窄。最后没得生意做了,只有打道回府。在家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小事不愿做,大事又做不了。天天伸手找父母要零花钱。

小苏为人老实,心不贪,业务关系都做成了朋友,所以生意比较稳定。虽然赚钱不多,但日子还过得去。

两人闲聊几句。小陈说,有什么赚钱的门路,别忘了带兄弟一把。

小苏说,我能有什么门路,有门路还做这种麻烦又赚不多钱的小生意?突然想起来问说,阿伟,香港宏展集团的老板陈志杰是你的堂叔吧?

是啊,怎么?

你们两家现在还有没有来往?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在火车上认识一个香州市的朋友,他们市里要招商引资建一家三星级酒店,我吹牛说陈志杰是我表叔,想不到他信以为真,天天打电话要我帮他找宏展集团联系。

帮他们联系有没有好处?

当然有好处。

什么好处?

具体没有说,只说事成后有重谢。小苏说,这件事你帮忙联系,如果事成,有什么好处全归你。我不要。

小陈说,阿华你真是傻逼,不说我家跟香港陈家没有联系,就是有,他也不会跑到内地一个小城市去搞投资。

那怎么办?

这种小投资只能找小老板。

小老板也行!你认识的有没有?

当然有。

是谁?小苏迫不及待地问。

小陈用自己的手指着自己鼻子:我——陈老板。

小苏泄了气:阿伟你耍我。

阿华你不相信我?

不是我不相信你,投资一个星级酒店至少要上百万,你哪里来那么多钞票。

不是上百万,是上千万。

啊!小苏惊愕地说,上千万?

小陈说,我有个表叔,在内地投资了一家三星级酒店,带夜总会,刚刚开业,花了上千万。

跟你表叔说,要他去香州投资可以吧?

叫他去?还不如我去。

你又没有钞票。

你以为他有钞票?他总不是空手套白狼。

什么叫空手套白狼?小苏问。

你真是个傻逼,这个都不懂。小陈鄙夷地摇着头。

小苏使劲地思想,又像懂,又像不懂。

他听见阿伟在问:那地方招商引资有什么优惠政策没有?

他说有的,地不要花钞票;不交税;不收费;还有……小苏一时想不起太多。

这不就得了。小陈说。

光一块地有什么用,盖房子不要钞票?小苏说。

小陈又是摇头不屑的样子,他说,把地拿去抵押贷款不是就有钞票了吗?我表叔就是这么干的。

哦——小苏似乎明白,又似乎不明白:有银行贷款就不怕。

光有银行贷款是不够的,还要建筑公司,装潢公司,设备公司垫付资金。小陈说。

哦——。

阿华你不懂的事情太多,我饿了,你请我吃个早茶,我再慢慢教你。

小苏已经吃过早茶,再陪小陈吃一次,他觉得很值。

两人来到滨河的一家酒楼,上二楼,楼上满是吃早茶的人。正好临河窗边一桌客人买单离开,两人赶忙过去占位。

服务员阿姨过来收拾餐桌,换上干净桌布餐具,开位上茶,动作麻利。说两位好运气,早一点还要排队等候。

多谢阿姐。小苏说。小陈招呼推车过来,凤爪、排骨、牛百叶拿了几样,又点了双份鱼片粥和河粉。

小苏对服务员说,我已经吃过,只要一份鱼片粥和一份河粉。

两人边吃边聊。小苏说,既然不需要多少钱就可以建酒店,内地他们为什么不自己干?小苏还是没有忘记刚才的问题。

你想想,我们的身份与他们有什么不同?小陈在卖关子。

有什么不同?

你开动脑子想想。

我们是外地人,他们是本地人?

有一点沾边。

小苏再想不出来。

我们是外商,是港商,明白吧?小陈说,优惠政策是给谁的,是给我们的。

可我们不是外商啊。小苏还是不明白。

小陈环顾四周,前倾身子,压低声音说,不是外商装成外商不行?说着用筷子指点小苏,一副不好怎么说他的样子:死脑筋!

怎么装?小苏感觉小陈越说越玄,说得晦涩难懂。

怎么装?小陈说,印个名片,刻个公章,买两套行头不就行了。

别人信吗?

怎么不信?小陈换用广东普通话说,本人是香港宏展集团董事长陈志杰的侄子陈小伟,受我叔叔的委托,全权处理集团在中国内地的投资业务。像不像?

小苏笑着点头。

到时我是宏展集团内地投资公司总经理,你嘛——叫总经理秘书。

秘书?

见小苏一脸疑云,小陈说,你是男的,叫秘书是有点不好。那就叫总经理助理吧。小陈说着说着,竟然有些陶醉,真有了总经理灵魂附体的感觉。

小苏看着阿伟,心里也有全新的感觉。阿伟的见识,胆量,气度,他不得不佩服。他胆小,有太多的东西不懂。

会不会犯法?他问小陈。

走私犯不犯法?贩卖走私产品犯不犯法?贩卖黄色录像带犯不犯法?样样都犯法。你不是还在做?要是怕犯法,饭都不要吃了。

小苏一想,也是,哪样不犯法。就像这个餐厅,他们要偷税漏税,还不是犯法。

阿华,对外,我是总经理,你是总经理助理。你是我的下级,给我打工。私下里,我们是合作伙伴。各占百分之五十股份。如果有一千万的资产,五百万是你的,五百万是我的。

阿伟,我不要这么多。我只要两百万都行。

是你的就是你的,客气什么。

两人一边谦让,一边开心地笑着。分钱的感觉真好,哪怕是虚拟的。

两人商量停妥,由小陈负责刻章子,印名片;由小苏给香州市那边发电报。

末了,小陈说,阿华,你知道,我这两年没有做事,手上没有积蓄。我们开创期间还要一些开支,你先借十万元给公司,公司计你的利息。到时连本带息一起还给你。

利息就算了。老实人阿华说,不过我手上只有五万元,行不行?如果要多,就要找我爸妈开口。

五万就五万,不要让你爸妈知道,他们参合进来,只能帮倒忙。

小苏心想也是,有些事自己都不懂,爸妈更不懂。

小陈说,钱就放在你手上,现在没有会计,你自己记账就是。

电报发出的当天,小苏就收到了汪新强的回电。电文说,来电收悉。已向市领导汇报,市领导非常重视,将全力做好接待工作。请告知来香具体时间,以便接机。

小苏本来想去买火车票的,可电报上说的是接机,不是接火车。

他跟小陈说,阿伟,我们坐火车去,不要他们接。

为什么?

飞机票比火车票贵几倍。

小陈恨铁不成钢:阿华你怎么还不进入角色。我们现在好比演戏,我是港商总经理,你是总经理助理。哪有港商总经理挤火车的。懂不懂?

阿华口服心服地点了点头。

阿伟,我们订什么时间的机票?

叫陈总。

背后也要这么叫?

是啊,叫习惯。不然在人前露馅怎么办?见小苏不语,小陈催道,叫啊。

别扭。小苏说。

越是别扭越要叫。叫啊。

陈总。小苏小声小气地叫了一声,立马脸都红了。

接机是市政府办公室派的专车,由汪新强和黄副市长的秘书小刘一起去的。

黄副市长特别关照香州宾馆,用最好的房间,最好的美食,最好的服务做好接待工作。

香州宾馆的前身是香州市政府第二招待所。外国人如厕事件发生后,政府做出台了招商引资建星级宾馆的决定,考虑到远水不解近渴,又拨款一百二十万元,对第二招待所进行了升级改造,并更名为香州宾馆。

香州宾馆占地约三万平方米,临香州市主大街香州大道,坐北向南,临街一道一百多米的墙院。中式门楼,门楼上架香州宾馆四个红漆大字。

院门中开,进院门是一片水杉林。树大参天,绿冠如盖;日漏花影,风摇软枝。林下草木不生,唯有石径穿插其中。

中间一条车道分开,出水杉林是十几米直径的圆形水池,池沿高出地面四五十厘米,暗红刷石饰面,池面边沿脱落处,漏出红色砖块的基底。

水池中间一座假山,缝隙中长出青苔和蕨类植物。周围有喷水装置,水里可见三两锦鲤游动。

水池外围一圈是约一米宽的砖铺人行道,车道顺着水池两边分开,水池两边是停车场。

北边底部一栋四层平顶建筑一字排开。灰绿刷石柱梁架构立面,粉白墙面,墨绿钢窗。楼前一米外是砖砌花坛。中间两栋伸出车道雨棚,与棚外车道形成环状。

陈小伟二人下榻在香州宾馆三楼的豪华套间。

套间位于走道东端,由四个单间组合而成。两边是卧室,一间是首长房,一间是夫人房。中间两间是客厅。

客厅中间一套朱红真皮三件式组合沙发。沙发下在地毯上又铺有提花块毯。茶几上摆放果盘,装有香蕉和苹果。果盘边摆放一把小折叠水果刀。

陈小伟洗嗽完毕,站在客厅的窗前,看着这满园美景,就像嫖客面对一群美色,心中贪念顿起。

他叫苏嘉华过来,与他比肩而立。

阿华,你觉得这个宾馆怎么样?

与我们那边的宾馆没法比。

我是说这块地怎么样?

苏嘉华觉得阿伟的脑子转得太快,自己有点跟不上。

这块地地处城市中心,繁华大街,坐北向南,临街开阔,绿树成荫,闹中取静,是一块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

在陈小伟念叨这诗一般语言的嘴边,苏嘉华看见了一道溢出的口水。他难为情地看他的眼睛,见他眼里正放射着贪婪的绿光。

他顺着陈小伟的思路审视眼前这一切,果然有全新的感觉。

他又听见他在说,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把这块地搞到手!

这里已经是一个宾馆,人家会同意吗?小苏说。

我们可以提出跟他们成立合资公司,他们以现有的不动产入股,占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们占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我们在前面再新建一栋大楼,作为合资项目的主体。

搞股份合资要不要我们拿股本金进来?

当然要。

可我们没有本金。

这个我有办法。我们打一个时间差,先成立合资公司,再拿宾馆的资产作抵押贷款搞新建。

我们分文不拿,这么明显的问题,他们会看不出来?

你看过安徒生童话没有?

苏嘉华摇头。

皇帝的新装?

苏嘉华点头。

一样的道理,内地的事情就是要把关键的领导搞定。领导说是,不是也是;领导说不是,是也不是。

这时,房间电话铃响起,小陈示意小苏接电话。小苏拿起电话,连说几个是——好。

电话是黄副市长的秘书打来的,说黄副市长一会要来房间看望陈总,并安排晚上在宾馆餐厅给陈总洗尘。

陈小伟赶忙整理衬衣,系好领带,重新穿上皮鞋。一面照镜子,一面叮嘱小苏:千万记住,我是总经理。

全网免费热门小说,更新快:【APP安卓版】

新老书友注意,本站阅读地址修改为:www.dengbi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