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我们的工资是毛爷爷给的

香水与星河 天界无际 4407 字 3个月前

黄家晓来到了卢士平的办公室,他是主动来向卢士平作检讨的。

长浩想买一台彩电,跟我说过多次。他说,这次商场家电柜到了一台金星彩电,他去找李非,李非要按市场议价卖给他。他不愿意,只想按国家牌价买。

长浩说李非对下面的人说,这台彩电没有他李非的签字,谁也不许动。我一时头脑不冷静,就给家电柜写了一个批条,让长浩去把这台彩电买了。回头一想,觉得这件事做得有些欠妥。

李非想让这台彩电多卖点钱,也不是为他自己。这件事是我错了,怎么处理,我听候您的发落。

卢士平听着事情的来龙去脉,思考着事情背后的原由。

黄、李二人长期面和心不和,刘长浩是个乖巧人,两边不得罪。黄家晓借彩电的事出招,不管李非如何接招,刘长浩都站到了黄家晓一边。从而在商场形成了二比一的局面。李非今后的工作会更难做。

对李非的能力,卢士平是认可的。但李非为人锋芒毕露,往往自以为是,个人意见第一,是卢士平不喜欢的。甚至是厌恶的。

他估计李非也会为此事来找他,他对黄家晓说,这件事你办得确实欠妥。你先去,待我把事情弄清楚,我们再来商量怎么处理。

果然,黄家晓刚走,李非就来了。黄家晓算准李非会来,而李非没算到黄家晓会先来。

李非讲了事情的经过,与黄家晓说的大同小异。李非说完,望着卢士平,看他是什么意见。

卢士平眯眼对着墙上的香州大饭店效果图,作沉思状。两人静默一会,还是卢士平先开口:你觉得怎么处理好?

李非毫不含糊地说,要么退彩电,要么补差价。

如果这样处理,不是把黄家晓和刘长浩两个人都得罪了。今后你们在一起怎么共事?

那您说怎么办?

家晓刚才来我这里作了检讨,承认他做得不对。

李非愕然,看来自己小瞧了黄家晓。他听见卢士平继续说,我的意见是,这件事就算了。也就是一台彩电,两千元差价的问题。好处也没有给外人。

见卢士平这样认识,李非心里十分恼火,他口气强势地说:不是两千元钱的问题,是今后的紧俏商品怎么销售,是走大门,还是走后门的原则问题!

卢士平见李非发倔,脸上有点挂不住:李非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固执。个人意见第一,听不进不同意见。

李非心里突然感到难受。别人这么说他,他可以不在乎。卢士平这么说他,对他打击很大。难道一个人不应该坚持原则,坚持原则就是个人意见第一?

卢士平见李非委屈的样子,知道自己说重了,不免心生恻隐。他说,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方玉刚调人事组后,现在商场就你们三个负责人,这么一闹,就会形成二比一的局面。

这话多少让李非感到有些宽慰。卢士平把这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事点破,至少说明没有把他看外。

不退货不补款可以,但要依我一件事。李非说。

卢士平见他肯妥协,笑说,只要不搞僵就好。

李非说,今后黄家晓不能插手我分管的工作!

听见李非这么说,卢士平笑不起来了。他听见李非在继续说,如果他要插手,就让他来管。您随便安排我去干点别的什么事,我保证没意见。

卢士平没有想到李非会来这么一手,他感到被要挟,心里很不舒服。但他现在还不能干卸磨杀驴的事,不然这磨就没驴推了。

卢士平看看李非一副不妥协的样子,说行吧,我可以依你的。不过对外黄家晓还是整个商场的经理。对内你的一摊子事你自主。家晓的工作我来做。

李非的目的达到了,他终于掀掉了黄家晓这顶帽子。这顶帽子曾经让他难受。但这还不是他的最终目的,他的最终目的是关掉其他业务,集中力量干好交电业务一件事,做香州第一流的专业商场。

几个月后,香州商场完成了由综合商场向专业商场的转变。推动这次转变的决定因素不是李非,也不是卢士平,而是市场。

原布匹柜的柜长老朱,是公司副经理严桂芳的爱人。由于现在的人时兴买衣服穿,曾经红火的布匹业务没了生意。

商场业务大调整,除了保留啤酒批发业务外,其他不在交电范围的业务全关了。老朱主动要求调到了只有两人,业务相对简单的电料部。当了电料柜的柜长。

老朱是个老实人,做事认真负责,勤勤恳恳。同柜组的小朱——朱华是个小青年,做事不主动,不操心。老朱叫他,他就动一下。不叫他,他就不动。为这个事,老朱多有怨言。

对商场启动的分配制度改革,以销计酬,她是赞同的。但对基本工资要浮动一半,她怎么也想不通。于是邀了张泽文的爱人罗爱红,刘长浩的爱人舒元爱,黄家晓的爱人——灯具柜的柜长付春娇,人事组长方玉刚的爱人——商场出纳吴秋桂一起来找李非。

李非一看这架势就笑:今天是什么好事,这么整齐?

舒元爱憋住笑说,我们来找你吵架的!

李经理你别听她的,我们是来找你反映情况的。老朱正色纠正说。

李非说,欢迎,欢迎。

女人们七嘴八舌地:

是不是要把我们一半的基本工资改作浮动工资?

改革我们拥护,但我们的基本工资是毛爷爷给的,这个你不能动。

是啊,我们的基本工资是毛爷爷给的。

见李非笑而不语,舒元爱说,我们姑娘婆婆不会说话,逗你好笑。

李非说,我不笑怎么办?又不能跟你们讲狠。平时你们总抱怨年轻人懒,叫不动。你们知道年轻人怎么说?

几个柜长你看我,我看你,怎么说?

年轻人的意见是,都是干一样的事,凭什么他们的收入要高我们一倍?

谁叫他们不早一点出生,早一点参加工作?罗爱红说。

其他人跟着应和:是啊,谁叫他们不早点出生!

李非说,这种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要是站在我的角度,你们怎么办?

怎么办?再怎么办也不能拿我们的基本工资分给他们!

现在柜台的生意多少是你做的?李非问老朱。

百分之八十都是我做的。老朱噘嘴回答。

朱华是一个蛇鳅到肛门上都懒得拉的人。罗爱红补充说。

小朱还给你做百分之二十,舒元爱说老朱,我们那个吴上进呢,不做事不说,还尽跟你添乱。

李非叫小海,你把我们做的分配测算表拿出来。

郭小海拿来一张表格来,几个女人都伸过头去。老朱看了一眼,说我不戴眼镜看不清。另外几个看了一会,都说看不懂。

李非说,小海你讲给他们听听。

小海扶正眼镜说,以电料柜为例,——小海你声音大一点好不好?一个儿子娃,说话比姑娘还细!——小海把音量提高了一倍。说了一堆数字后,结论是改革后如果老朱的个人销售额占到柜组销售额百分之五十五以上,新分配方案对老朱有利;反之就对老朱不利而对小朱有利。

老朱说,现在百分之八十的生意都是我做的。

小海说,那您还担心什么?

老朱笑说,这么说,不是我们还要占年轻人的油?

李非说,也不能把年轻人看死,如果小朱积极性起来了,他能达到百分之四十五以上,新方案就对他有利。

老朱说,我巴不得。如果他能跟我做得一样多,我不怕对他有利。

我还是搞不懂。舒元爱摇着头。

吴秋桂说,把这表给一份我,我拿回去慢慢看。

看个鬼,随李老板搞算了。罗爱红说。

只有你一个想随李老板搞!舒元爱翻罗爱红一眼,说完哈哈哈地大笑。

众人醒悟,一起跟着哄笑。罗爱红两脸绯红,追着舒元爱要打。

李非也跟着笑。说你们不要误会,她说的这个搞跟那个搞是不一样的,不能搞混。

见郭小海也在一边抿着嘴偷笑,舒元爱说小海:这小家伙也在跟着笑,好像他什么都懂。

人家小海二十二岁了,还有什么不懂!吴秋桂跟小海抱不平。

郭小海想笑不敢笑,想说不能说,赶忙躲到一边去了。

李非说,分配改革的事,请大家让我们按这方案实验一个月,一个月后你们说不好,我们再改怎么样?

就按李经理说的办。老朱表态说,我们都是姑娘婆婆,搞不懂,你只要不糊弄我们就行。

李非说,你们都是商场的骨干,别人我都不敢糊弄,怎么敢糊弄你们?

吴秋桂笑说,做生意的人都是没有真话的。

众人说笑一会,便散了。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几个柜长都服了。人还是这些人,工作态度不一样了。柜组的总分配好比一块蛋糕,每个人都想把自己的一块切得大一点。

针对经营活动中出现的单纯追求销售额的情况,李非及时编写了服务规范三字经,要求人人背诵遵守。

正是有这段经历,李非认识到,在公有制条件下,只要采取合适的分配制度,人的积极性是完全可以调动起来的。

实行分配改革后的第一个月,吴上进只拿到了百分之五十的基本工资。

去他妈的,老子不上班了!一气之下,吴上进甩手走了。

和其他小青年一样,吴上进也是公司内部职工的子女。他妈妈是刘长浩刚参加工作时的老同事。吴上进从小调皮,初中毕业后玩了两年,后来作为待业青年,安排在人民饭店学白案手艺。

他学手艺还算聪明,就是不守规矩。天天迟到早退,门店主任管他不住,就让他单干,规定他每天一个人炸三十斤油条。

他早晨六点广播开播时起床上班,八点半广播结束时下班。因为广播开播曲是东方红,结束曲是国际歌。所以人家笑他是东方红起床,国际歌下班。

别人上八小时班,他只上两三个小时的班。但即便是这两三个小时的上班时间,也得不到保证。因为他有时干脆旷工不上班。

门店主任拿他没有办法。按照当时制度,既不能罚款,也不能开除,只能批评教育。他是有名的坦白痞子,认错态度很好,但就是不改。

刘长浩调到商场任副主任后,他妈妈找到刘长浩,求他把儿子调到商场来上班。通过刘长浩做工作,商场接收了吴上进,安排舒元爱负责的柜台上班。

吴上进只好好表现了一阵子,不多久,又旧病复发。舒元爱说他是个陀螺屁股,坐不住,总喜欢往柜台外面跑。在柜组算是凑个人数。

李非接手交电业务后,吴上进畏惧李非,对李非毕恭毕敬。虽然嘴巴乖巧,但顽疾难改,成了商场管理的老大难。

现在他自己斗气走了,倒是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谁知两个月过后,吴上进突然又回来了。要回商场上班。

这时柜组已经补齐了人员,一个荸荠一个窝,哪里还有他的位子。他找李非,李非说你的关系已经转到公司了,你去找公司。

吴上进一反平日的窝囊,很硬气地说,我谁都不找,我就找你!

你找我也没用。李非也毫不妥协。

你砸了我的饭碗,我没饭吃,我就上你家去吃!

李非说,到底是我砸了你的饭碗,还是你自己砸了自己的饭碗?你以为胡搅难缠,我就会怕你,你打错算盘了!

李非是铁了心,顶着再大的压力,无论如何不让这样的人再进来。

吴上进口里说着脏话,李非实在听不入耳,又不能跟他对骂,只有起身离开。吴上进拦在门口不让李非走,两人推推搡搡眼看事态就要扩大,一直在旁边静观郭小海突然爆发,操起一根扫帚把指着吴上进喝道:你敢动手的试看看!

郭小海与吴上进两人是初中同学,在校时关系还不错。论打架,郭小海肯定不是吴上进的对手。但郭小海一副拼死一搏的样子,把吴上进还真给唬住了。

郭小海拉开吴上进,让李非得以脱身。李非下楼的时候,听见郭小海在正告吴上进,你有话好好说,不能在这里行蛮。

吴上进在李非的背后喊道,你李非不让我活,老子也不想活了。老子活着一天就不会让你安逸一天。老子就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你跟老子等着。

李非在心里对自己说:这家伙就会讲枯狠。但又无法相信他只是在讲枯狠。两天后的半夜发生的事情,证实他的担心并非是多余的。

全网免费热门小说,更新快:【APP安卓版】

新老书友注意,本站阅读地址修改为:www.dengbi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