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这件事可以变通吗

香水与星河 天界无际 4225 字 3个月前

香水星河酒店的立项申请报告是卢士平和李非一起送到市计委去的。

计委项目科科长叫吕建华。粗略看了材料,很高兴地说,这是个好事,香州市早就应该建一家三星级酒店了。于是领着二人去见主任曹群发。

曹群发看了报告,引发出一番感慨:市里有关星级宾馆招商引资的活动我参加过多次,真台商、假港商也接待过不少,但每次都是只听楼板响,不见人下楼。这次虽然不是外资,但是真正有人下楼了。说到“真正”二字时,他用几个指背把项目报告弹得“噗噗”作响。

曹群发叫吕建华把在家的几个副主任都叫了过来。大家一听,都说是好事。异口同声表态支持。

卢士平高兴,一一给发烟。

曹群发对卢士平说,你们这个项目的审批权在地区,一会我们开个会,形成一个正式意见,再给你们上报。

你们回去等我的好消息吧!吕建华把卢士平二人送出门的时候说。

事情比想象的顺利,一路上卢士平喜形于色,手舞足蹈,高兴得像个孩子。让李非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卢士平吗?还是那个极其稳重,总是一脸严肃、不苟言笑的卢士平吗?

人啦,李非想,都会有自己沉不住气的浅薄。男人有笑不轻颜,只是未到心醉时。

对于新饭店项目的感情,李非觉得自己是远不及卢士平的。他总感觉自己有一点勉强,就像刚刚被编进剧组,还没有完全进入角色。甚至有一点被赶鸭子上架的意思。

而对于卢士平来说,新饭店就像一个情人。一个已经苦恋了几年情人。它曾经让他想入非非,也曾经让他痛苦。它总是近在眼前,又总是可望不可即。就在刚才,它成了吕建华口中的“好消息”,让他只需要等着就是。这怎能叫他不喜形于色,不手舞足蹈,不高兴得像个孩子呢?

然而,到来的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就在两天后,卢士平接到了吕建华的电话。是不是给我们的批复下来了?卢士平迫不及待地问。

吕建华说,是差不多了,你来一趟。

卢士平说,我叫李经理来行不行?

吕建华说,也行。不过最好是你自己亲自来一趟。

卢士平预感到出了什么问题,心里七上八下的。叫上李非,二人又一起到计委来。

没有什么问题,主任们都很支持。吕建华说,只是国家三令五申禁止修建楼堂馆所,这类项目一律不予批准。

卢士平一听就急了:我们这个项目是市领导同意了的,蔡市长还是项目的总指挥。

我们计委也知道是市里支持的项目,蔡市长亲自挂帅。吕建华说,但这都是口头说的,没有一个红头文件。万一有什么差错,上面追究下来,市计委怎么担当得起?

这么说不是搞不成了?卢士平有些傻眼。

怎么搞不成?请市政府下一个文件不就行了。吕建华说。

两人这才搞明白吕科长的意思,计委是怕担责任,要市政府下个文件。直说不就行了,何必拐弯抹角呢?

两人信心满满地往市政府去。蔡市长说过,有过不去的坎可以找他。

谁知蔡副市长一听计委的说法就火冒三丈。胡说!工程立项从来都是计委来办,哪有政府先下文的。

二人碰了一鼻子灰,没有跟蔡副市长理论。也不敢跟蔡副市长理论。只有又折回来找吕建华。告诉他,蔡市长发脾气了。

吕建华一点没有脾气,笑着给二人倒了两杯白开水,说不急不急,我们计委可以直接办理立项,蔡市长指的是一般情况;但你们这个项目是特殊情况,市里不下文我们办不了。

这就难了,卢士平丧气地说,市政府不肯先下文,你们没有市政府的文件又不办。

吕科长,你看这个事能不能变通?李非说。他知道广东那边很多事情都是变通来办的。

吕建华悠悠地点着头,嘴里“嗻嗻”有声地思索着。说我看这样,万一政府不方便下文,让政府办公室来个函也行。总之,要给我们计委一个依据。

这么说还差不多。

卢士平对李非说,蔡市长那里我们再去可能还是不行,只有去请许局长出面。

我去蔡市长也未必给面子。许培双听了直发笑。

蔡市长他如果不答应我们就赖在那里不走!卢士平粗声粗气地说。

于是三人一起又到市政府来。你一句,我一句,跟蔡副市长磨。

我真是服了你们,蔡春早直摇头,让我去给书记市长说说看。一会回来说,领导同意让办公室给计委发了一个便文。

多年后李非总说,香州那一届的领导班子真还不错,知道怎么变通。要是死搬硬套,后面就没有香水星河酒店的故事了。

有了这个东西,我们计委就好办事了。吕建华抖着手里市政府办公室的便文,也很是高兴。他说,我这里还有两件事要你们配合。

还有什么事!卢士平一听脑壳就发炸。

吕建华说,你不要怕,这两件事不难。我们这个材料是要报到地区计委的,按规定,项目没有资金配套,计委是不予立项的。你们要银行给你们出具一份项目资金证明。

李非说,据我知道,银行那边的规定是,项目需要先立项,他们才能再给钱。

一边要先见钱再给立项,一边要先立项再给钱,两边的规定打架,这怎么办?卢士平头都是大的。

是有一点问题。吕建华皱眉思索片刻,说这样,我们再变通一下,你们让银行写一个项目资金承诺书,承诺立项批下来,他们配套资金。

这个我可以试试看。李非说,还有第二件是呢?

第二件是你们还要弄一个危房证明。

要弄危房证明干什么?

现在国家对新建楼堂馆所控制很严,我们报了,地区计委也不见得批。如果有危房证明,就可以报危房改造。是危房改造就很容易审批。

哦——危房证明在哪里开?

在市公安局。

要是他们不肯开怎么办?

市政府不肯出文件怎么办?吕建华狡黠地笑着,做工作嘛!

卢士平与李非相视一笑,说吕科长你这样全心全意为我们办事,让我们很感动。

吕建华说,我们在这个岗位上工作时间长了,事情怎样好办,怎样难办,比你们了解的多一点。我不告诉你们,你们会多跑一些瞎路。

如果别的部门都像吕科长这样就好了。

李非讲的是真话,也不乏讨好的意思。

吕建华说,你们到人家部门去办事,涉及到一些政策层面上的问题,人家部门有部门的难处。这个你们要理解。

理解、理解。二人异口同声地附和着。

吕建华说,你们以后还要到很多部门去办事,还会遇到很多问题,你们总不能每一件事都去找市长吧?我建议你们,最好还是请市政府发一个文,打个招呼。政府有个意见,下面就好办事了。吕建华说得很贴心,让卢士平二人愈发感动。

经过做工作,李非办到了银行开具的项目资金承诺书和公安局消防科开具的危房改造通知书。又在市计委拿到了呈报地区计委的项目建议书。

李非问吕建华,地区计委办事难不难?

吕建华说,你们的材料都办齐了,应该会很顺利。

李非不放心,每次以为很顺利的事情,结果总是不顺利。他说,我们在地区人生地不熟,吕科长明天你能不能陪我们跑一趟?只是我们的车子不好,刚刚花两千块钱买的一辆旧吉普车。要您将就。

吕建华说,说到哪里去了!我又不是什么大领导,哪有那么多讲究。明天我随你们去一趟就是。

香州市离地区一百多公里,正常情况下,三个小时可以到达。由于沿途修路,一路走走停停,走了五个小时才到地区。此时地区计委已经下班,四人找了一个小餐馆吃饭。

见卢士平焦急不安,吕建华说,不碍事,我们吃了午饭早一点去他们办公室等着。让他们下午一上班就给我们办。

下午到办事的办公室,才知道问题严重。

由于国家从严控制楼堂馆所,项目的审批权收到地区专员那里去了。

什么是楼堂馆所?贺文锐问李非。

李非告诉他,是办公楼、大礼堂、宾馆、招待所的统称。

为什么要控制?贺文锐又问。

国家要控制非生产性开支。吕建华说。

我们是企业,花的是自己的钱。又不是国家的开支。贺文锐有些发飙:这管得冇得名堂!

李非说,我们的酒店项目,是社会企业性质。是能提供税收,增加就业,满足社会发展需求的。把我们归类在政府宾馆招待所,极不合理。

现在不合理的事情多得很!你有什么办法?吕建华也很恼火。

李非说,吕科长你人熟,能不能请他们网开一面,通融通融?

吕建华说,我去说说看看。

经办的科长姓李,是位女性。吕建华陪笑说,李科长,我们这个项目省里和市里都很重视,市长还是这个项目的总指挥。这个事您能不能帮我们变通一下?

既然是这样,这个事很好办。李科长说。叫你们市长亲自来一趟,专员应该会给面子。

听到前面两句,吕建华一喜,再一听后面两句,吕建华便泄了气。但他不死心,极力装出一副笑脸,厚着脸皮说,我是说您看——您看能不能帮我们盖个章算了?

李科长看怪物一样看着吕建华。说吕科长,我跟你都是具体办事的人,领导不签字,你说这章子我敢盖吗?

吕建华难堪地笑道,那也是。

吕建华告辞出来,三人对六眼,怎么办?吕建华说还能怎么办?一个字:回。

第二次到地区,是蔡春早亲自带队。这位副市长四十刚刚出头,身材魁梧,走起路来昂首挺胸,一步一步的。看见蔡副市长胸有成竹的样子,卢士平信心倍增。

蔡春早说,老卢你去买两条烟,李科长去找一个文件袋装上,办好了交给我。

李非少见多怪,小声问卢士平:市长办事也要送礼吗?

李非这个人有些方面很长,比如做生意;有些方面又很短,比如请客送礼搞关系。他出生底层,每每为办事求人不得不用烟酒之类做些手段时,总为胸中那颗寻常百姓心所不齿。

而此时此刻,他对蔡副市长这样安排竟毫无抵触情绪,有的倒是亲切和实在。

卢士平也是一个不会送礼的人。他问吕建华,买什么牌子的烟?

你看什么烟好,就买什么烟。市长送礼,总得要拿得出手。吕建华说。

其实对于烟的好坏,卢士平还是知道的。他问的意思是,是希望吕建华和他的想法一样,不一定买最贵的烟,拿得出手就行。谁知吕建华上升到市长的面子,只有买了两条最贵的烟。

但这两条烟没有送出去。因为专员去省里开会了。早晨刚走。

第三次地区之行,是蔡春早电话确认专员在家后成行的。李非因为商场有事,没有陪同。由卢士平和吕建华随行去了。

预计是当日就可以回来,但直到深夜,李非打电话到卢士平家,卢士平都还没有回来。到了第二天下班时,卢士平还没有消息。李非心里惦记,着急得坐立不安。

从办公室看去,隔着玻璃可以看到贺文锐在家电柜和胡芸在说私话,一说一笑的。他是不知愁的。要是项目批不下来怎么办?他可是专门为酒店筹建引进的人才。

回想跑项目走过的一段路,可以说是步步艰难。本来以为这次市长都亲自出面了,还会有什么问题?可是市长出面也是如泥牛入海,两天没有消息。这才哪是哪?好比万里长征还没走出第一步。

想到今后还有无数的困难在前头,想到自己还要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走,李非心里感到惶恐。险峰上是有无限的风景,但是你得爬上去呀!你爬得上去吗?他在心里问自己。

全网免费热门小说,更新快:【APP安卓版】

新老书友注意,本站阅读地址修改为:www.dengbi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