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再不能开这种玩笑了

香水与星河 天界无际 4916 字 3个月前

柳文君的思想处在极度的矛盾与混乱中。

只要他跟张小姐和李小姐她们一起去,一切都将顺理成章。不可避免。但她们是谁?她们的背后又有谁?他突然感到有一种人地两生的恐惧。

在这欲火与恐惧的绞杀中,他感觉自己要疯了。眼前竟然出现了贾瑞的幻影。这幻影让他惊觉和警醒。

他清楚是什么妖魔在作祟。只有一剂药;一剂灵丹妙药;一剂不光彩的灵丹妙药;才能釜底抽薪;扬汤止沸。他做了。在那痛快之后羞耻袭来的瞬间,他憎恶地骂了自己一句:

畜生!

瞬间之后,幻觉消失。世事变得明了而清晰。他——柳文君也变得清醒和理智。

柳文君准备从员工通道出门。一眼就看见对面路边停着一辆红色轿车,猜想可能是张小姐她们在等自己。

正思考如何应对,见杨宇佳站在保安岗亭旁边回头向门内张望。

你们餐厅不是早就下班了吗,怎么还在这里?柳文君走过去问杨宇佳。

今天有一桌特殊客人用餐延时,主管让我加班。刚才下班。杨宇佳说。

还要等人吗?柳文君说,

想等个伴一起走。杨宇佳说,一个人有点害怕。

那我们一起走吧!

两人一起出门,果然见红色小轿车车门玻璃滑开,张小姐在车上招手:阿君!

柳文君跟杨宇佳说,你稍等一下。走到车边故作不知地问:两位怎么还在这里?

我们在等你呀!张小姐说,快上车。

去哪里?

上车就知道了。

今天我可能去不了,柳文君说,我女朋友在等我。

说着,用嘴巴挑向杨宇佳。

张小姐很扫兴:这样啊。

李小姐从另副驾座扶过身子来:要不叫你女朋友一起去?

让他的女朋友一起去?死开!张小姐一把掀开伏在自己身上的李小姐,心里骂道,只有你这种傻女子才想得出这种馊主意!

她不知道李小姐也是出于无奈,期待与失望的巨大落差让她无法接受。就像一个极度干渴的人,有一口水喝总比没水喝好。不能干别的什么,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也行。

柳文君连忙摆手:不不不。不用客气!说完,也不容再商量,向二人挥挥手,说声拜拜,走了。

一场美梦就这样落空了。最令张小姐和李小姐失望的是:阿君已经有了女朋友。而且看上去还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朋友。

杨宇佳等柳文君走近,问说:是你朋友?

灯影中,柳文君看见杨宇佳瞪着一双诧异的大眼睛。

哪里,是我们经理的朋友。柳文君说。

杨宇佳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替柳文君客串了一次女朋友。

凌晨的街道格外清净;白天的喧闹和拥挤被收藏起来。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两个人在灯影下行走;走在一种静谧和浅暗的情调中。

这种体验让两个人都很享受。过去柳文君在杨宇佳的印象中就是一个大众情人。因为一般女孩子都会喜欢他。尽管自己也是这女孩子中的一员,但她从不去表露。甚至笑脸都不给他一个。更谈不上有什么非分之想。

不是因为柳文君已经有女朋友,有没有女朋友不重要。大不了做他的情人。重要的是这种人往往沾花惹草朝三暮四。而杨宇佳以为自己是一个感情专一的人。

对于柳文君来说,杨宇佳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对他柳文君没有一点媚俗;有的倒是几分硬气。柳文君大概属于男人中的那种所谓的“贱货”:得到的不珍惜;得不到的花心思。

此刻两个人单独走到了一起,虽然话不多,有一句无一句的;话题也仅停留在表层,不痛不痒的;但由于彼此心里都在窥视对方,有话与无话之间都是信息。

就像一碟家常小菜,有时比大肉大鱼山珍海味更让人受用。

走到三岔路口,柳文君坚持要送杨宇佳到宿舍。直到看着杨宇佳进了门,才折返回走。柳文君对待女孩子的这种细心,让杨宇佳心里暖暖的,感觉自此心中有了一个新的柳文君。

就是这么一段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时光,给两个人留下了堪比同生死,共患难的难忘记忆。

在柳文君遇到张小姐的麻烦事不久,黄康华也遇到了一件麻烦事。他被部门主管签了一张黄单。理由是偷食客人遗留的食物。

黄康华对主管的处理不服,投诉到餐饮总监那里。餐饮总监拿不定意见,在酒店管理层例会上提了出来。

他这么一提出,立即引发了对这批实习生差评的多米诺骨牌:着装不规范;串岗;下班滞留;私收小费和偷拿酒店物品等等。

前厅部经理还反映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近期商务中心复印量大增。原因是实习人员大量复印酒店的各种资料图表。这种涉嫌窃取酒店机密和知识产权的行为,已经被前厅部制止。

总经理丹尼尔是个瑞士人,在假日酒店集团工作多年,是一个经营丰富的职业经理人。他会讲多种语言,包括汉语。

他问人事部经理周岩是什么意见。周岩说,尽管这批实习生存在种种问题,但这批人文化基础好,上手快,工作积极,这是主流。春节马上临近,酒店人手严重不足。如果处理不慎,引发对抗,造成实习生罢工出走,后果将相当严重。

他建议总经理亲自找实习生代表谈谈。即便照章处理,也要做到有礼有节。让人心服口服。

丹尼尔觉得周岩说得有道理,指示由人事部安排,自己和各部门经理参加,与实习生代表开一次座谈会。

实习生方面参加座谈会的有黄康华、马科、宋博和华敏。

马科能如愿进入财务部实习,完全是一个偶然机会。

文化假日的财务工作与一般企业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地方是多了一个内部稽核审计环节。这个环节又分日审和夜审。夜审是对当日的收入进行审计,日审是对夜审的工作进行复核。

夜审是一份相当辛苦的工作。相当于工厂的深夜班。也就是所谓的阎王班。很多人受不了,干一段时间就辞职了。因为人手难招,让人事部门很头疼。

前不久一个在职的夜审员突然提出辞职,在酒店人事部犯愁之际,马科抓住机会,提交了到夜审岗位实习的申请。

按照李非的原计划,是黄康华安排在客房实习,宋博安排在餐厅实习。到假日后,周岩对所有人员进行了一次英语口语测试。见黄康华的英语口语比较好,就把黄康华安排到了西餐厅;把宋博换到了客房。

黄康华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虽然是做服务生,但思维方式与一般服务生不同。对任何事情都喜欢问一个对与错。

比如他认为,服务员要向客人介绍菜式和酒水,连菜式和酒水的酸甜苦辣都不清楚,这是不对的。

那天一对中国情侣来用餐,两个人不知道点什么菜式,要黄康华给他们推荐。点几样好吃的。显然,两个人是出于好奇心,来进行体验消费的。

而黄康华对西餐的认识也就停留在菜单上,除了照本宣科,再说不出别的。黄康华问自己的师傅服务员阿美,阿美说自己也没吃过。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黄康华就按平时点菜率比较高的,给客人推荐了俄式罗宋汤、黑椒牛扒、木瓜什锦沙拉;一式两份。客人问有什么主食,黄康华又推荐海鲜意面。

客人自己点了一瓶轩尼诗vsop。阿美跟黄康华说,这个酒有点厉害,问他们要不要加一点冰水。特别是女士,一般都会加的。黄康华去问,客人也不知道要不要加。黄康华说,我拿一杯冰水来你们自己看着加。

一顿饭吃下来,不知是不好吃还是吃不惯,几样菜都只动了一点点。酒也还剩大半瓶。黄康华把剩下的酒菜收到备餐间。阿美问:你不把这些收到洗碗间去,放在这里干什么?

黄康华说,等会我们尝一尝这菜的味道。

不可以的。阿美说,员工手册上有规定,这样做是要受处罚的。

员工手册上规定是不能偷食客人的食物,我们只是尝味,不算偷食。黄康华辩解说,服务员不知道菜的味道,怎么跟客人推销?

阿美是本地人,文化不高。虽然说她是黄康华的师傅,但在她心里,总感觉黄康华是她的师傅。

这个戴眼镜的徒弟有知识;有头脑;有主见;做事有条有理。说话一套一套的,让她打心里佩服。她只知道员工手册说不行就不行,从来没有想过“服务员不知道菜的味道,怎么跟客人推销”这种道理。

她还是有些疑惑:这样行吗?

黄康华拿出两套餐具,递给阿美一套。在客人没有动过的地方一样尝了一点。黄康华又取出两只杯子,倒出一点酒来。

还要尝酒?

你知道这酒的味道?

阿美摇头。

不知道为什么不尝。

于是两人又尝了一点酒。这时餐厅主管过来,正好撞见。

黄康华认为,实习生中存在种种违纪现象,有些问题没有原因可找,错了就是错了。比如偷拿酒店物品。

上次的店方作突击检查,在实习生宿舍发现了酒店餐厅的牙签和客房的梳子。虽然是个别实习生的行为,虽然是几根牙签两把梳子的小问题,而文化假日严格的管理,还是对大家触动很大。

但还有些问题,确实是事出有因,站的角度不同造成了认知的截然不同。

关键是我们假日的有些管理人员看问题先入为主。宋博说,不由你分说。

丹尼尔说,你叫什么名字?

周岩介绍:他叫宋博,在客房部实习。

丹尼尔打量着宋博,说我明白,你的女朋友也在客房部实习。

宋博一时脸色大臊:总经理,再不能开这种玩笑了!几个人七嘴八舌,向丹尼尔诉说了宋博的冤情。

随着春节一天天的临近,实习生们的人心开始浮动。本来最初说的是春节前可以回家的,但后来文化假日这边不同意,撤离的时间延至到了春节之后。

这时到广州来已经快三个月,很多人是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离开爸爸妈妈这么久,一个个对家人和朋友的思念像害病一样难受。男孩子还好一点,女孩子说着说着就流泪了。特别是赵丽芳,情绪十分低落。说不管批准还是不批准,她都要回家过年。

赵丽芳在客房实习。何菲和宋博也都在客房实习。何菲虽然也想家,但毕竟是属于经理级别,对自己要求更高一些。与赵丽芳谈了几次,赵丽芳坚决不松口。说到时间就走人。

何菲感到事态严重,把赵丽芳的情况告诉宋博,希望宋博能劝一劝她。宋博说,你的话她都不听,她未必肯听我的?

何菲说,她应该会听你的。说话间望宋博意味深长地一笑。

你笑什么?宋博说何菲。说着自己也笑了。

在女孩子中间,大家都知道赵丽芳喜欢宋博。而宋博这边,不知是假装愚钝还是另有所属,就是不接赵丽芳的茬。现在何菲要宋博去做她的工作,当然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这天宋博上早班。赵丽芳上中班。宋博下了班,工衣没换,直接到二十四层赵丽芳上班的行政楼层来。这时赵丽芳正在整理房间,见宋博打门进来,很是意外。阴沉的心境如拨云见日,陡然明亮了许多。

赵丽芳站起身来,未开口先一笑:有事找我?

没事。宋博说,转过来看看。

宋博站在一边看赵丽芳做事,有点手足无措。

要不要我帮忙?宋博说。

不用。赵丽芳边说边换枕套。

是不是想家了?

嗯。

想春节回家?

嗯。赵丽芳问,你回不回?

宋博说,酒店不放假,怎么回?

来的时候说好春节前回家的。

情况变化了嘛。宋博说,这一次连李总都要来广州过春节。

谁说的?这一新的情况赵丽芳才刚刚听说。

赵丽芳口里说春节一定要回家,但心里还是很矛盾。真的为了一个春节让自己所付出的努力前功尽弃?香水星河酒店可是寄托了她梦想的地方。

她曾要求到文化假日酒店总机房实习;标准的普通话是她的强项;但英语和粤语测试没有过关。尽管如此,她对香水星河酒店的总机工作还是充满期待。自信这项工作非她莫属。

赵丽芳说,你们跟李总反映一下,让我们回家过完年再来。

宋博心里好笑,笑赵丽芳说孩子话。不说文化假日不同意,就是文化假日同意,这么多人,又是春节期间,一去一来要费多么大的周折。

宋博说,能像你说的这样,李总就不会来陪我们过春节了。

赵丽芳无助地望着宋博:你说我该怎么办?

宋博笑笑,我又不能当你的家。

你跟人家参谋参谋嘛!

两人正说话,楼层主管林小姐从门口过,听见房间有人说话。回头张望,看见宋博在里面。

她移开房口车,进了房间。宋博看她黑西服着装,猜想可能是这楼层的主管。连忙打招呼说,你好!

林小姐问赵丽芳:他是你朋友?

赵丽芳连忙害躁地解释:他是我的同事。

林小姐审视宋博,把个宋博看得两脸通红。林小姐像警察一样对宋博作了简单问询。掏出罚单,记下他的姓名和工号,签了他一张黄单。

宋博拿在手里一看,事由是上班串岗。宋博解释说,我已经下了班,您可以问我们的楼层主管。林小姐不用问,重新开一张黄单。宋博接在手里再看,事由改成了下班滞留。

宋博感到很冤。这张黄单不会对他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毕竟他是因公而不是因私。但在实习生中,这让自尊心很强的他很没面子。让他心里很窝火。

看见实习生代表一个个紧绷着脸,人事部经理周岩不免非常担心。会前他就跟他们分别做了工作,有话好好说,千万不能跟总经理谈崩。

全网免费热门小说,更新快:【APP安卓版】

新老书友注意,本站阅读地址修改为:www.dengbi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