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把眼睛哭肿了不好看

香水与星河 天界无际 4543 字 3个月前

如果不是李非大年三十要来,这场聚会本来可以不举行。文化假日的员工餐厅这天特地为在岗的员工添加了几道菜。水果、沙拉、饮料都增添了品种。若论吃喝,这小餐馆真还不能比。

大家看重的是团聚。是要和来自家乡的,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不是长辈堪比长辈的一个人团聚。以期听到家人和家乡的消息,聊以慰藉自己痛苦的思念。不管这消息与己有关还是无关;有意义还是没有意义。然而,这个人没能如约。大家的心如同一桌子的菜一样冰凉。

好多人已经在员工餐厅吃了晚餐。天天都是这个饭点。吃惯了,不吃饿得难受。马科提议,小餐馆这餐饭不要做了。做也是浪费。让餐馆老板退钱。退多少是多少。

搞财务的人考虑问题的角度总是与别人不一样。

黄康华和宋博主张还是做。老板来不了,自己也要乐一乐。

这鬼天气,迟不变早不变,偏偏在今天变!汪晓霞抱怨说。

李总也是,不早一天来!赵丽芳躲在汪晓霞臂下御寒。

女孩子们七嘴八舌:

大过年的,只有想回家的,哪有愿意往外面跑的?

天气不好,正好是个理由。

沈明月说,你们不了解李总。李总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如果不是天气阻隔,他是一定会来的。

杨宇佳穿一件大红棉袄从外面走进来。引来众人属目:宇佳你哪里弄来的棉袄?

我刚才去商场买的!杨宇佳笑嘻嘻地说。

广州还有棉袄卖?

你们别听她骗。汪晓霞说杨宇佳,你还烦你妈妈多事。这下知道妈妈的好了吧!说着拉杨宇佳在身边坐下。

我又没有说我妈妈不好,就是有时唠唠叨叨的。杨宇佳说。

大家是把板凳从中间的桌子旁边撤下来,挨着墙边来散坐的。

杨宇佳环视屋内,见经理级的人员除柳文君和华敏外,其他人都到了。尽管事先她已经知道柳文君今晚当班走不开,在这个本该团聚的时刻,心里还是多少有些失望。

汪晓霞看见高扬不时向她们这边看过来,不免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杨宇佳在门口一出现,就被他盯上了。他的目光是跟着杨宇佳撵过来的。杨宇佳没有出现前,他连一眼都没有朝她这边看过。

赵丽芳说,我妈妈也是,唠唠叨叨的。每次都是……话没说完,已开始更咽。继而去抹眼泪。

汪晓霞劝了几句,劝不住。陡然感觉心里一酸,也跟着掉下了眼泪。

赵丽芳见有人跟哭,越发不可收拾,竟然泣不成声:平时——爸爸妈妈——都要——等我——回家——才肯——吃饭——今天——三十——团年——他们——他们——

女孩子们今天本是强颜欢笑不说愁,哪里经得住赵丽芳这般悲催。一个个如应声虫一般,一把鼻涕一把泪,跟着哭得稀里哗啦。几个小男生也是低头按脑,一腔眼泪不敢示人。

黄康华宋博几个毕竟多年读书在外,与家人早已是离多聚少。每逢佳节虽必有感有思,但总不至于失控。

杨跃笑说,姐姐们,别哭了好不好?你们再哭我也哭的!

黄康华劝说,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哭了。又向宋博耳语:去劝劝。

宋博知道这话中的用意,回头瞪他一眼,意思说关我什么事!还是拿了几张纸巾递过去:汪晓霞你们别哭了,把眼睛哭肿了不好看。

一句把眼睛哭肿了不好看,还真把女孩子们唬住了。

汪晓霞接过纸巾递给赵丽芳:都是你,惹起大家来!

赵丽芳伤心一会,感觉好受了很多。又见宋博来劝,止住说,我又没哭。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赵丽芳上早班。虽然客人不多,但由于许多员工休假,工作量并不少。正埋头做事,听见有人打门:

新年好!

抬头一看,见李非和酒店人事部经理周岩还有黄康华宋博走进房间来。

赵丽芳惊讶地叫了一声:李总!

李总看望你来了。黄康华说。

新年好!李非说,小赵,你辛苦了!

最后几个字他说得有些变调,因为更咽有些说不下去。赵丽芳含笑一瞥,感觉又要泪奔。连忙低头忍住。而就在刚才的一瞥,她看见了李非眼里的泪光。

李非是清晨到达广州的。

得知航班取消后,李非连忙回头赶往火车站。到窗口一问,武昌到广州的车次还有,但票没有了。连站票都没有。他给售票窗口讲好话,人家根本不听他的。

一个湖南口音的人说,你可以买别的车次先到长沙,再从长沙买这趟车的票到广州。

这样行吗?要是在长沙上不了这趟车怎么办?

这趟车在长沙下车的人多,上车的人少。

李非将信将疑,装明白说,哦,长沙到广州的人不多。

湖南人说,不是不多,是早坐白天的车走了。这趟车到长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哪里还有多少人上车。

李非这才点头笑了起来。看看排队买票的长龙,抱怨说,这火车站,也不多开几个窗口卖票。

湖南人说,你要过年,人家车站也要过年。长沙你去不去?去我就给你带一张票。

买到长沙的火车票后,他给家里打了电话。电话是女儿李婉接的,李婉说家里中午已经吃了年饭,晚餐准备到舅伯家去团年。

他又给广州淘金坑的两家招待所打电话。电话都没人接。给文化假日酒店人事部打电话,电话也没人接。都过年去了。

早晨出门的时候,李非心情就不是很好。张红云是不同意他在这个时候去广州的。大过年的,别人都往家里赶,你却往外面赶。

李非说,我都答应他们了,总不能让他们失望吧?

早晨起床见下大雪,张红云说,车船都不能通了,我看你还怎么去!

李非说,我去车站看看,不通车我就回来。出门的时候,他跟她道别,她生他的气,都没应他。想到大年三十丢下家人往外走,李非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甚至有些后悔,不该答应这时候去广州。

李非第一眼看到赵丽芳忙碌的身影时,差点掉下泪来。这泪水已在他眼眶里忍含很长时间了。

在长沙顺利买到广州的车票后,紧张了一天的心情陡然放松下来。站在冷清的站台上等候火车进站的时候,听着远处不时传来的鞭炮声,想起委屈的家人,想起春节都不得休息,还在文化假日酒店上班的员工们,他那时就想哭。

如果顺利,他应该已经和他们团聚了。而此刻他们却不知道他在哪里。

下了火车后,他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文化假日酒店而来。周岩昨晚总值,早晨正准备交班。听说湖北香水星河酒店来人找他,都不敢信自己的眼睛。

李非在广州只待了一天。第二天就乘车离开了广州。上午在酒店和宿舍转了一圈,给上班和没上班的员工恭贺新年。又让黄康华他们去办了一些水果、花生、瓜子,下午在男生招待所的小会议室里开了一个座谈会。

新年佳节,又是异地他乡,和家里来人聚首,会场尽是磨不开的乡愁。大家最关心的是家里的事。李非一一给大家做了介绍。李非让大家谈一谈在广州培训的收获以及还有待要克服的困难。一下子有些冷场。李非让华敏带个头。

他之前与华敏单独见面时,了解了一些情况。华敏明白李非的意思,他说,我算是抛砖引玉啊!说着就笑了。见李非带头鼓掌,大家也噼里啪啦跟着鼓掌。

华敏说,来广州实习几个月,我感觉有三个方面的收获:一是观念方面;二是技术方面;三是管理方面。原来总认为厨房油烟油水,脏一点不可避免。到文化假日一看,才知道我们过去的认识是错的。文化假日厨房的案台、地面、每天下班都冲洗得干干净净,干净得简直可以睡人。

王翰打诨说,用舌头都舔不起灰来!

真是用舌头都舔不起灰来!华敏说。

李非拿出他的笔和本子认真的记着,不时抬头向华敏投以赞许的目光。华敏把他几个方面的收获全部说完。大家又报以一片掌声。

李非说,讲得好。讲得非常好!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收获如此之大,已经超过了我的预期。谢谢华师傅。大家又鼓掌。

华敏的发言被李非这么一番评价,让后面的人倍受鼓励。也都想在老板面前表现表现。黄康华坐在华敏的左边。李非向他看去,见他一双笑眼亮光闪闪,正盯着自己在看。李非知道他要发言,说我看这样,从华师傅这里开始,顺时针方向转。挨个讲。

从大家的发言中,李非看得出,大家收获最大的是观念。对文化假日严格规范的管理普遍表示认同,而且对香水星河酒店的未来充满期待。期待把在文化假日学到的东西运用到自己的酒店中去。

这让李非十分欣慰,当初克服重重困难,把骨干派出来培训的决定做对了。有了这批骨干,再由他们带出一批高素质的员工队伍,何愁把香水星河酒店办不好。

座谈会结束时,李非动情地说,严冬正在远去,春天正向我们快步走来,我们的酒店正含苞待放,让我们以最好的状态迎接她的盛开!

三月初,香水星河酒店赴广州实习的人员回来了。这让李非很高兴,总算是功德圆满。平平安安。他哪里知道,就在离开广州的时候,又差点出了乱子。谁也不会想到,问题还是出在黄康华身上。

头天晚上,黄康华接了一个电话。他跟同房间的王翰说,我要出去一趟,可能晚一点回来。

这么晚了,还要上哪里去?王翰说。

一个大学同学来广州出差,约我去见个面。黄康华说。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

王翰开玩笑说: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男同学。

骗我吧?

骗——你是小狗!

王翰见黄康华有什么得逞一样地笑,只怀疑此话不实;不知黄康华在耍滑骂他是小狗。

老实人王翰一本正经地叮嘱说:明天早晨还要赶火车,尽量早点回来。

我知道。黄康华出了门又回头说,不要等我!

王翰开始也没等黄康华。自己忙自己的事。十一点过了,还不见黄康华回来。那时候又没有手机,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只能在心里暗自担心。胡乱猜想。眼前总出现一个女孩的影子。应该不可能。但又挥之不去。

还是在广州大学学习的时候,黄康华结识过一个叫周颖的女孩。

周颖是东莞一家四星级酒店的销售部经理。也是受酒店的委派,在广州大学学习。与黄康华他们同班。

女孩由于英语基础不好,英语有些跟不上。见黄康华的英语在班里最好,便不时向黄康华请教。这时黄康华也急于提高粤语水平,也正好向周颖请教。这样两人就成了互帮互学的一对。

一个周末,女孩约黄康华出去吃饭。黄康华囊中羞涩,不敢应约。女孩在广州大学是带薪学习;而黄康华他们每月只有两百元的生活费。经济条件悬殊。

周颖看出他心里的顾虑,说不用你买单。是我请你。

黄康华辩解说,不是这个事。

不是这个事还有什么事?

不好意思。黄康华不好意思地说。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叫上你的几个同事一起去。

这样,黄康华就叫了王翰和同房的其他两个人一起去。后来几个人又一起出去吃过几次饭,每次都是周颖买单。黄康华开始还假争一下,后来干脆假争也不争了。任周颖去买单。

于是在同宿舍的这个小圈子里,都知道广东女孩周颖喜欢黄康华。黄康华从不承认,只说是教别人英语,别人感谢他。黄康华口里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明白,这女孩是对他动了真情。

女孩曾坦然地告诉他,她有男朋友。而且关系不错。但这并不妨碍她喜欢黄康华。因为她从来没有把他们的关系和婚姻联系在一起。这种只有感情没有姻缘的关系,也让黄康华少了许多负担。

黄康华出来广州之前,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两人见过几次面,相互都有好感。只等从广州回香州之后,两人的恋人关系就可以定下来。

黄康华不自觉的把两个女孩作比较。从外观来说,周颖无疑占有优势。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当然,如果外观条件不好,她也做不到酒店销售部经理这个位置上来。

但你要让黄康华自己来挑选伴侣,他还是愿意选择香州的女友。是什么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一种感觉。好像更真实一些。广州大学的学习结束后,周颖回了东莞,黄康华也到了文化假日酒店实习。

直到十二点,黄康华还没有回来。王翰实在熬不住,就睡了。第二天早晨醒来,发现对面黄康华那边依旧是空床一个,心里这才真正着急起来。

全网免费热门小说,更新快:【APP安卓版】

新老书友注意,本站阅读地址修改为:www.dengbi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