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我只问您,是人重要还是玻璃重要

香水与星河 天界无际 5495 字 3个月前

凌晨,马建强和十几个年轻厨师像病猫一样,蹲在特警队一间窗户上装有铁栅栏的空房间里。

他们是昨天晚上被抓进来的。厨师小汪结婚,他们下了班去小汪家吃酒,到小汪家时已是晚上八点多钟。下午四点半已经在酒店员工食堂吃过晚饭,肚子一时不饿,说好玩一会再宵夜。

一伙人迫不及待地在堂屋捡开一张方桌,拿来一副扑克,由马建强做老板揭单双。

马建强家在农村,农村没什么娱乐,逢年过节或遇有红白喜事,赌博就成了乡下人最大的乐趣。

马建强从小嗜赌,进香水星河酒店后,赌博的机会少了,赌瘾不但不减,反而更加强烈。几个人早早商量好了,等小汪结婚的时候,痛痛快快过一把赌瘾。

小汪家在城郊,自家的私宅。酒席蓬帐搭在前后两排房屋之间狭窄的街巷里。特警队是把警车停在大路上后摸进去的。街上的狗叫得此起彼伏,赌博佬们一点没有察觉。

被带到特警队后,一个个地过堂做笔录。单位、姓名、地址、过程搞得清清楚楚。而且在白纸黑字上按了红手印。折腾了半夜,当所有的人都被关了起来时,厨师小伙们才知道麻烦大了。这些人全关在里面,酒店的厨房就要瘫痪。纸包不住火了,他们请求警察通报香水星河酒店。

这是在救酒店,也是在救自己。他们知道,只有酒店出面,特警队才有可能把他们放出去。

李非骑着他的凤凰自行车赶到特警队时,天色已亮。要求见人,值班的年轻警察不让。李非说,我跟你们龙队长是朋友,能不能通融一下?

年轻警察说,那你跟我们龙队长去说。

你们龙队长在哪里?李非问。

答复是,我们龙队长还没上班。

李非与龙队长认识是在几个月之前。两桌年轻客人在三楼餐厅进晚餐,其中一桌出来一个人跟另一桌去敬酒。另一桌的人说不认识,不肯喝。

敬酒的讲狠话:是个么逼意思,敬酒都不喝?

被敬酒的说,怎么样?你还想打人吧!

老子就打你!说着一拳就打了过去。

事情来得太快,被打的人戴副眼镜,一拳过来就把眼镜打掉了,鼻子也出了血。两边的人一拥而上,一场混战。酒店保安赶到时,只有被打的一方还在,打人的一方已经下了楼。

小伍疾步从楼梯上跑下去,见一瘦子青年正向外快走。三楼追下来的服务员指认说,这个人就是打人那一桌的!

小伍追上去喝道:站住!瘦子青年回头一看,见几个保安虎狼一样奔来,拔腿就跑。

李非这时已到三楼餐厅。一边安抚被打的客人,一边隔着玻璃向外看。只见小伍手里挥舞着一根皮带跑在几个保安的最前头,一个瘦子如惊弓之鸟没命地鼠窜。几次差一点追上又被逃脱。

站在旁边的餐厅领班张亮说,总经理您认不认识逃跑的那个瘦子?李非说不认识。张亮告诉说,他就是香州下街有名的拐子冯麻子。

酒店已经打了110电话报警,很快特警队赶到。带队的是队长龙勇。

龙勇在香州可算大名鼎鼎的人物。许多香州人可能不一定知道市公安局长是谁,但一定晓得龙勇是特警队的队长。

李非第一次与龙勇打交道,是不久前特警队来酒店抓赌。几个人在酒店房间打麻将,被特警队一锅端了。其中一人是一个单位的一把手。这个单位又是香水星河酒店的常客。单位的人要求酒店赶快出面做工作,帮忙把人捞出来。

李非当即赶到特警队,龙勇很江湖,说既然你李总出面,一定要给面子。人可以放,但钱不能不罚。

李非说,罚钱可以,但不能做笔录。

单位的人交代说,千万不能留案底。

龙勇说,这个恐怕有点难办。

李非说,不是难办我怎么会跑来求你呢!

至此以后,龙勇成了酒店的座上宾。每次龙勇来酒店消费,李非必定到场问候。拉龙勇到一边说,今天的账单我来签?如果龙勇说是别人请客,你不用管。李非就可以不管。如果龙勇说我自己来,你不用管。李非就在账单上签酒店招待。

龙勇叫人把被打的一方带回去做笔录。与李非说了几句闲话就走了。

天擦黑,华灯初上,香水星河酒店门前陡然外聚集了上百人,吵吵嚷嚷,要求交出打人的保安。前台急忙通知李非。李非要前台赶快向特警队报警。同时通知高扬让几个当事保安回避;通知所有在店的经理到大堂维护秩序。

高扬第一个赶到现场。门前的场面已经相当混乱。车道上黑压压的一片都是人。灯光从车道的顶棚上照下来,一张张白少黑多的脸杀气腾腾。见李非从酒店大门走出来,高扬连忙迎上前拦住说,外面很乱,您不能出去。

李非说,不要紧,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

高扬见拦不住,跟近前的几个保安交代:保护总经理!

李非向混乱的人群大声喊话说,你们谁是领头的?

得到的回答此起彼伏:叫你们总经理来!叫你们总经理出来!

李非说,我就是酒店总经理!

听李非自暴身份,高扬急得跳脚:你怎么可以这样?这不是在伸着脖子接砖头吗!

高扬看见闹事的人群很快地向李非聚拢,吼叫声淹没了李非的声音:把打人的保安交出来!不交出来就把他的酒店砸了!

黄康华赶到现场时,看见混乱的人群已经把李非团团围住。心想坏了,坏了!高喊:保安呢?保安都到哪里去了?

江可航最后一个赶到现场,见其他部门经理都在,就是不见总经理,问总经理呢?总经理在哪里?

黄康华说,总经理被围在中间了。

江可航站在台阶上踮脚看看,看到的尽是人头,根本无法分清哪一个是总经理。着急地说,快想办法把人救出来。

马科说,我们挤了几次,都无法挤进去。

江可航问,里面还有谁?

吓得浑身发抖的何菲说,他们说看见高扬和几个保安在李总身边的。

杨越也急得团团转:特警队不知怎么还没有来?

打了电话没有?江可航问。

打了。

赶快再去打,就说他们把李总劫持了!

这时,只见闹事的人群像激流中的漩涡,一步步向新商街涌去,而后又顺着新商街往北涌。

高扬和另外四个保安前后左右保护着李非。面对暴徒般的人群,口里不断高呼:不准动手打人!不准动手打人!高扬最担心的是这伙人情绪失控,如果情绪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人群涌到汽车站门前时,灯光暗了许多。高扬想,不能再往暗处走了,在暗处更有可能发生不测。他对李非和几个保安说,我们冲到车站里面去!几个人一起合力,向车站的通道口突围。

车站通道的大铁栅门关着,只有栅门上可供一个人通行小门开着。高扬让李非先进去,由其他保安把门守住,自己推着李非进了门卫室。

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着的看门人把他们往外赶,高扬央告说,我们是香水星河酒店的,这是我们的总经理。我们只在这里暂时躲避一会,特警队的人马上就会赶到。

特警队队长龙勇是和冯麻子一起到的。他来后先在人群中找到了冯麻子。冯麻子递给龙勇一支烟说,外面的兄弟们听说我被打了才赶过来的,今天不给一个说法,他们都不会答应。

龙勇接过冯麻子的烟,婉拒了他点火。龙勇说,你叫他们先散开,聚众闹事影响不好。

冯麻子说,龙队长您这么说我不接受。我的兄弟们一没打人,二没砸东西,算什么闹事?

龙勇说,不管有没有闹事,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影响总是不好吧?

冯麻子说,要他们散开可以,除非把打人的保安交出来。

李非说,假如我们的保安真的打了人,要交也只能交给特警队和派出所。但是你们打人的人也要交出来!

冯麻子说,你说谁打人了?

李非说,你们打了人。人证物证都有!

冯麻子冷笑说,你说得像真的!别人请我吃饭,打起架来,我只不过是一个劝架的。你们的保安追着我打,难道我劝架还劝错了?

李非一时无语,想不到这家伙巧舌如簧。

龙勇说,老冯,今天就算给我一个面子好不好?

冯麻子说,龙队长您办事要公道,我被他们打得一身伤,您说叫我就这样算了?说话间一抬胳膊,便皱眉拉眼哎哟哎哟地叫。

龙勇说,明天你去医院检查,该怎么医就怎么医。李总这边不会少你的医药费。说着拿眼看李非。

李非点头说,听龙队长的。

第二天上午,冯麻子来人通知酒店拿钱去中医院。李非、宋博和高扬三人带着水果点心一起到医院看望冯麻子。

路上高扬问李非:昨天当时您怕不怕?

李非说,他们又不敢把我怎么样,我有什么好怕的。

李非确实认为,自己是堂堂香水星河酒店的总经理,在香州市也算是挂了名的人物,量这班人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高扬说,您自己不怕,把我们可吓坏了,万一被他们伤着哪里怎么办?

宋博说,这次是个教训,今后再遇到这种情况,总经理千万不能去直接面对危险。

李非辩解说,我想我毕竟比你们经历多一些,对危险局面的把控能力也更强一些。

宋博嘲讽说,差点人都被掠走了,还说比别人强。

李非说,也不是被掠走,我是怕大堂的圆弧玻璃被打破,才把他们引开的。

高扬恼火地责问道,是人重要还是玻璃重要?见李非笑而不答,依旧不依不饶地追问说,我只问您,是人重要还是玻璃重要?

高扬敢用这种貌似不敬的态度跟李非说话,不但没有引起李非的反感,反而让他感觉很温暖,很受用。

到医院后,三人先到医生那里问了情况。医生说,都是些旧伤,没见新伤。李非听了这才安心。

来到病房,几个人装笑脸向躺在病床上冯麻子问安。冯麻子说,你们有狠,我缠不赢你们。我被你们的人打了,现在没得别的要求,先给我把伤治好。我浑身都是病,准备在这里住上一年半载再说。反正你们香水星河酒店有的是钱,也不怕。

李非一听头都要发炸,他真的在这医院里住上一年半载,那得多少钱花!

几个人从医院出来,宋博说,他这明明是在敲诈!

高扬说,不如找个中间人出面,答应给他一笔钱,把这事一次性了结算了。

我看也只能这样。宋博同意高扬的意见,刚才我交了一千元的住院费,医生说不够,叫明天还拿一千元来。这住院费就像个无底洞。

李非说,不要中间人,我们明天再来跟他谈。

第二天上午是李非和高扬两人去的医院。病房没人,问护士,才知道冯麻子昨晚在家里休息,早上还没到医院来。两人等了一会,冯麻子才带一个跟班到医院来。

冯麻子见面就说,你们把我会害死,我家里事情多,还要天天往医院跑。

李非说,老冯,我们也算是梁山上的朋友——不打不相识。在这里住着你也麻烦,我们虽然花了钱,但钱都是医院收了。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商量一个数,把这事作个一次性了结。免得我们两边都要天天往医院跑。

李非看见冯麻子转着眼珠子。他虽然叫麻子,但脸上并不麻。除了眼睛里偶尔透出凶光来,与常人并无异样。

冯麻子说,你说搞多少钱?

医院这里我们已经交了两千,还搞两千元怎么样?李非是有备而来,故意把起点压低。

两千元太少了吧?冯麻子说,我也不要多的,你搞五千。

李非以为他会狮子大开口,没有想到他只要了五千。口里依旧说,五千太多了。能不能少一点?

低于五千免谈!冯麻子一发狠,眼睛里又透出凶光来。后来两人熟了,李非问冯麻子:那天晚上你搞那么多人来把我围住怎么没有动手?

冯麻子一笑:你以为我是傻瓜?香水星河酒店不是一般的地方,你又不是一般的人,打了你公安局能放过我?再说打了你我找谁要钱去?去的时候我就打了招呼,不管是谁,今天一律不准动手。

李非手指点着冯麻子笑道,你这家伙!

气温很低,李非跺着脚在特警队的院子里等龙勇。一个年轻的警官走过来打招呼:李总过来了!

李非一看面熟,想起是和龙勇一起去酒店吃过饭的。我在等龙队长,他几点过来?

龙队长昨晚值班,就在后面房间里休息。我来叫他。

一会龙勇从后面的房间里出来,戏笑说,怎么把您总经理的大驾都惊动了!

李非说,我们管理不严,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听说十几个人都是厨师?龙勇说。

是的。李非说,厨房都快空笼了。

你说怎么办呢?龙勇瞅着李非笑说。

还不是要你高抬贵手,把他们放了。不然我们今天门都开不了。

两人边说边往前面办公室去。龙勇推开一楼一间办公室的门,隔着桌子与李非相对而坐。

龙勇说,要是别人,先得关他几天再说。你的人不能关,我只有放人。不过每人要交三千元的罚款。

李非假装不懂行情,故意把要求提高:不罚款行吗?

不罚款不行,他们的材料都报到局里去了。

李非知道这是套路。派出所特警队抓到犯事者,就赶快做材料往局里报。有人来说情,就推说已经报到局里,无法更改了。

李非笑说,外面传说你们有罚款任务,真的还是假的?

龙勇很坦诚:也不是叫任务,一百人做事财政只给六十人的工资。肯定是有压力。

李非说,既然是这样,我先跟他们去说说。

马建强看见李非推门进来的时候,就像受委屈的孩子见到家长一样差点掉下泪来。他和十几个厨师有气无力地站起来,歪歪撇撇地站在那里。一个个眼睛看着地下,不敢正眼看李非。

看着这一群冻得缩手缩脚的家伙,李非是既可怜,又可嫌。北边的窗户有一块玻璃破了,有风飚进来,房间里冷得像冰窟窿。除了角落有一个尿桶,房间里别无他物。这么冷的天,要坐在冰冷的地下是不可能的。看来他们是站着或蹲着过了一夜。

见厨师小赵擦眼泪,李非问他怎么了。旁边有人替他说,他说他只在看,没有赌,警察说他不老实,打了他。

李非问,打到哪里了?

小赵不肯说。李非说,出去了去医院看看。

李非对厨师们说了特警队的处理意见。听说要每人要罚款三千,小伙子们大失所望,原以为总经理来了就可以把他们捞出去,谁知还是要罚款。于是集体选择了沉默。

马建强在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工资也就七、八百元。如果交三千元罚款再加上现场被搜去的两千元钱赌资,赶上半年的工资了。他不愿说同意,又敢说不同意。只有和大家一样保持沉默。

李非看着一张张苦主般的脸,再一次问:怎么样,你们同不同意?

还是没有一个人回答。他们知道,无论如何酒店都是要把他们捞出去的。生意那么好,天天上班像打仗,现在一下子少了他们十几个人,厨房还怎么运转?

李非心里很窝火,他生气地走了出去。跟在旁边的小年轻警员煽风点火说,这些人太不像话,总经理来了都无动于衷!李非听他这么一说,越发火冒三丈,感觉自己很掉面子。

全网免费热门小说,更新快:【APP安卓版】

新老书友注意,本站阅读地址修改为:www.dengbi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