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我不会对任何人说起你们的事

香水与星河 天界无际 4568 字 3个月前

对于李非讲话中没有提及公司和城发行,高云轩也注意到了。他也认为李非是有些失礼。即便是客套话,在这种场合也是必不可少的。这不能不说是李非的一个性格缺陷。不过话说回来,哪一个有本事的人没有个性,或者说没有缺点呢?

高云轩上台讲话,和卢士平一样,对香水星河酒店取得的成绩做了一番总结;和卢士平不一样的是,他大讲特讲了李非的功绩。

他回顾了他与李非交往的过程,诙谐地说李非是个空手套白狼的高手。他和城发行都是被李非套进来的。说没有李非的带领,不可能有香水星河酒店的今天。说相信在李非的带领下,香水星河酒店会越办越好。

高云轩讲完话,李非上去接过话筒作了补充讲话。说高行长是香水星河酒店的董事长;卢总是香水星河酒店的副董事长。香水星河酒店取得的成绩都是董事会大力支持和正确领导的结果。

高云轩看见李非如此补充,心想你还知错!虽然是有如迟到的爱,但有个爱还是比没得爱好。

站在场地边沿的宋博对黄康华笑说,李总今天画蛇添足了。

黄康华说,其实也没什么。说不说都是一些套话。没多大实质意义。

马科凑过来说,你们在说什么?

宋博说,没什么,一句玩笑话。

马科严肃地说,你们一个个在背后说老板的坏话,都给我小心点!说完,自己忍不住笑了。

三个人的讲话大约占用了半小时的时间。员工们早等不及了,在音乐响起的时候,争先恐后去抢餐盘抢食物抢酒水。

李非提议由高行长和卢总带领管理团队向员工敬酒祝贺新年。高云轩很高兴,领着大家举起酒杯,全场一片欢腾。

接下来是唱卡拉ok。高云轩点了一首《爱拼才会赢》;卢士平点了一首《敢问路在何方》;李非点了一首《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高云轩唱完,李非带头鼓掌。员工们这时都是成群扎堆,忙吃忙喝的,应合者不多。

卢士平拿起话筒,准备唱他点的歌。谁知音箱里放出的是李非点的歌。卢士平扫兴地把话筒递给李非。李非没接,说等一下,自己跑到二楼碟机房,通知先放卢士平的歌。

碟机员小谢说这两首歌正好在一张蝶上,卢总的歌下一首再放。李非发恼地吼道:不行,叫你换就换!话刚出口,李非就知道自己错了。

在这全店联欢的时刻,真不该对一个还在值守岗位的员工发吼。他回头向打碟的员工小谢说,对不起。我不该这种态度对你。

小谢被吼后,心里是有一点不高兴。被李非回头一道歉,就像娃娃摔了跤,本来可以忍住,被大人说乖,不哭,反而眼泪涟涟地哭了。

晚餐时间,张红云带着两个孩子来香水星河吃饭。

在家时女儿李婉说,原来爸爸在商场上班,到过年时家里发鱼(酥鱼)卤肉,还有点过年的气氛。现在他一天到晚在酒店,家里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了。

张红云说,我们今天找他去,给他提意见。

什么时候去?李婉问。

张红云说,我们吃了饭就去,玩一会后和你爸爸一起回来。

那多赶忙!李婉说,不如我们今天就到酒店去吃饭。

儿子李让说,我同意!我就想到酒店去吃饭。

张红云说儿子:你同意?你又没有钱!

儿子说,我爸爸有钱!

女儿说,我们就在一楼餐厅吃,也花不了多少钱。

张红云经不住两个孩子纠缠,简单收理一下,骑上自行车,前面坐李让,后面坐李婉,到香水星河酒店来。

张红云站在一楼餐厅门口一看,一片花花绿绿的灯笼纸伞下面全是进餐的客人。咨客告知说没有空位,让他们上三楼餐厅看看。这时餐厅主管汪晓霞过来,叫了一声张阿姨。

汪晓霞原来见过张红云一面。张红云说,我们想在这里吃饭,谁知没有位子了。

汪晓霞问,您有几个人?

张红云指着两个孩子说,就我们三个。

汪晓霞说,我给您加一张小桌子行不行?

行!李婉抢着说。

行!李让也跟着说。

张红云说,不用麻烦了,刚才那个服务员说三楼有地方。

李婉说,妈妈,我们就在这里,我们同学都说香水星河酒店一楼餐厅的菜最好吃。

张红云说,都不是一个酒店做的菜!

李婉怕拗不过妈妈,在张红云耳边说,一楼的价格便宜些。

这句话果然见效,张红云跟汪晓霞说,行,就麻烦你给我们加个位吧。

由于层高的限制,一楼餐厅地面往下降了两级。比大堂低约三十公分。迎面立一块招牌,黑底烫金上书“香水人家”四个大字。招牌的反面也是黑底烫金,有一篇题为“香州三蒸”的文字。

汪晓霞在“香州三蒸”的字牌前支起一张活动小方桌,铺上蓝底白碎花台布,又拿来三个凳子,一方靠牌子,三方坐人。上了开胃小食和茶水,又拿来菜单亲自帮张红云他们点了菜。

开始是张红云坐中间,两个孩子坐两边。李让要读牌子上的文字,跟张红云换了一个位子。又拉着李婉问那些不认识的生僻字。

张红云一边悠悠地喝茶,一边拿眼睛向四处张望。突然感觉餐厅角落的收银台后面有个面孔很熟,不觉心里一惊:怎么是她!再看,又感觉不可能。这女孩很年轻,但相貌的确与她酷似。这让张红云心里一时疑云重重。

她向汪晓霞招手,汪晓霞以为催菜,过来说,我已经给厨房交代了,让他们加急。张红云伸手拉了一下汪晓霞衣角。汪晓霞在张红云跟前弯下腰,听张红云小声问,收银台里面那个女孩叫什么?

李非巡视到一楼大堂时,杨越告诉他,刚才好像看见您夫人和小孩来了。

他们在哪里?

应该在香水人家进餐。

李非向香水人家走来,咨客迎上前说了一声总经理好。

李非问说,我家里人是不是在这里进餐?

咨客说,我不认识您家人,不知道是不是在里面。

李非走到香水人家招牌的旁边,举目望去,没见家人的身影。忽然感觉后面有人抱住,回头一看,原来是儿子李让。

李让嬉皮笑脸地仰视着他:爸爸,我们在这里你都没看见!李非这才发现,原来三人就在自己跟前。

李婉开心地笑着:爸爸,你吃了没?

李非说,我早吃了。

李婉说,我和弟弟说叫你来一起吃,妈妈说酒店今天吃团年饭,就没打扰你。

李非笑眼去看张红云,张红云把脸扭在一边。李非说李婉李让:你们谁惹你妈妈生气了?

李让说,没有啊?

李婉也笑着说,没什么。

李非见张红云仍不回应,知道必有缘故。根据他的经验,这种情况下,不能探问究竟,先行回避才是上策。他说,你们先吃,一会爸爸来买单。

张红云回头甩出一句话:我的单不要别人买!

李婉在一边制止道:妈——妈!

李非看她一脸怒气,越发感觉一头雾水。

李让见李非要走开,放下筷子说,爸爸,我要跟你去。

李婉说,李让你饭都没吃完!

李让说,我吃饱了!

李非摸着儿子的头说,宝贝,爸爸现在还有事。你们先吃饭,一会爸爸下班跟你们一起回家。

其实李非这时候也没什么要紧事,也就是到处走走看看,跟熟悉的客人打打招呼,说说话。带着小孩在酒店走动,容易给人造成公私不分的错觉。

一个熟客从旁边走过:李总,这是你儿子?

李非点头笑说,是。

熟客夸道,小帅哥!说着拿手去摸李让的头。李让把头一偏,躲开了。

远远地看见一个小男孩和那个英俊潇洒的男人纠缠在一起,收银员白羽心里便明白了几分。而这个男人本应该是自己的姐夫。

汪晓霞拿那桌的账单来结算时,在上面签了最大折扣。

白羽提醒说,汪主管,这个折扣超过了你的权限。

汪晓霞说,这桌是总经理的家属,我等会叫黄经理来补签。你不认识总经理的家属?

白羽说,我不认识。

总经理夫人来的时候还问了你。汪晓霞说。

白羽心里一忑:问我什么?

问你叫什么名字。

白羽惊讶地应了一声:哦——。

白羽原来在工厂上班,工资少还要经常上深夜班。结婚生小孩后就一直在家休息。小孩一岁多了,白羽想出来上班。

这时香水星河酒店已经开业,李非的名字在香州几乎家喻户晓。一次她有事去姐姐白露家,正好白露的闺蜜小谢也在。电视上正放香水星河酒店的广告。小谢感慨地说,当年白露你和李非两个相好,好多人都嫉妒你们。

白露蹙眉一笑,小谢没看出是甜蜜还是苦涩。又问,现在还有没有来往?

白露说,跟谁?

小谢知道她在装不懂,发狠地说,跟谁呢?当然是李非!

白露说,这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这时白羽才知道,她在电视上常看到的那个风度翩翩的男人曾是姐姐的初恋情人。白羽说,姐,我想到香水星河酒店去上班。

白露说,你哪里不好去?偏偏要去他那里!

白羽说,他们酒店工作环境好,工资待遇高,我为什么不能去?

小谢说,我听说香水星河酒店不好进,好多人要进去都得托人找关系。

白羽说,姐你能不能帮我跟李非打个招呼?

白露说,这么多年我跟他没来往,也没联系方式,人家怕是认都不认识我了。

白羽不高兴地说,求你办点事,推三阻四的。

小谢端详着白羽:白羽你直接去找李非保证没问题。

为什么?

没人说你长得像你姐?

仗着小谢的这句话,白羽壮着胆子来找李非。她从一间间办公室的玻璃窗前走过,这些办公室都是小得刚好放下一张桌子。偶尔有人抬头看一眼走道晃动的影子。她看见李非坐在一间稍大的办公室在和人说话,张望一下,没有看见进去的门。

宋博正在和李非说事,见窗外走道上有人,便出来询问。

白羽这才看到,要经过两道门才能进李非的办公室。

请问你找谁?

白羽隔着玻璃指了指李非。宋博回李非说,外面有一个小姐找您。

宋博听见白羽进门叫了一声李非哥,猜想是亲戚,退出时为总经理带上了办公室门。

李非看见白羽的一刹那,有长梦惊醒的感觉。一时迷失在恍惚之中。白羽看李非灵魂出窍的样子,说我叫白羽,是白露的妹妹。

宋博抬头隔着玻璃向李非那边看去,发现李非看这女孩的眼神怪怪的:想看又不敢多看,有情又似无情。这反常的一幕让宋博纳闷,惹得他忍不住几番抬眼去看。更离奇的是,李非居然也不时向他扫来一眼,像要提防他什么似的。

总经理办公室来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姐,惹得其他部门经理也伸头探脑。这些人和李非是背面;和白羽是迎面。白羽说,李非哥你背后那边都是谁的办公室?

是酒店部门经理的。李非说着回头一望,正见黄康华收着眼在向这边偷觑。被李非蓦地回首一看,着实吓了一惊。随即起身离去,“哐”的一声带上门逃了。听到过大的关门声,李非知道这小子有些乱了方寸。

李非对白羽说,你今后如果在酒店工作,不宜对别人说跟我有什么关系。

李非哥你放心,我不会对任何人说起你们的事。

你们的事——白露跟她都说了些什么?李非想知道,又不好直说,只说以后再不要叫哥。

白羽笑说,知道的,李总。

宋博见桌上的电话铃响,便先抬头看李非那边。果然见李非拿着电话在向他招手。宋博推门进来,李非说,这是我的一个表妹,想在酒店求职,你带她到人事部登个记。

好的。宋博转向白羽说,贵姓?

白羽站起来说,姓白——白羽。

白羽跟着宋博出去,回头笑笑,向李非挥了挥手。李非叫了一声:宋博。

宋博回头:还有什么事?

李非说,白羽你在外面稍等,我有个事要跟宋主任说一下。

宋博走近:还有什么事?

李非小声说,门关上。

宋博反身关了门。李非说,小白是我亲戚的事,只能你一个人知道。如果王翰问,你就说——宋博接过话说,就说是市里一个领导的亲戚。李非点头:这样说也行。千万不能说是我的亲戚。

张红云第一眼看到白羽时,以为是白露坐在那里。心里一阵慌乱。转念一想,白露跟自己年纪差不多,不可能这么年轻。听说是叫白羽,心里便明白了几分。

原来就听说白露有几姊妹,白露是老大,后面应该有这个年龄的妹妹。想到李非这么多年还跟白露藕断丝连,一时怒火中烧,吃饭也没了心情。只想早些逮住李非,问他个清楚明白。

全网免费热门小说,更新快:【APP安卓版】

新老书友注意,本站阅读地址修改为:www.dengbi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