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这件事让她知道了会死人的

香水与星河 天界无际 5016 字 3个月前

沈明月和洗碗工刘春枝抬着满满一筐碗盘,从三楼到二楼洗碗间去。走到楼梯转角平台处,沈明月提议休息一下。一个男人从下面上来,眼神瞅着刘春枝怪怪的。刘春枝把头扭向窗户一边看外景。

沈明月看他那张胡子拉碴,长有青春疙瘩的脸,记起是刘春枝的爱人小周。说小周你来得正好,快来替小刘抬下去。

沈明月知道两口子在闹矛盾,这么说也就是带和的意思。

小周走到刘春枝跟前,伸手要去提框子,被刘春枝在他手背上“啪”地打了一巴掌,说你去替沈主管。这一巴掌打得小周咧嘴直笑。好歹两人算是恢复了沟通。

上次给李非写控诉信后,小周做了最坏的打算。准备受到打击报复。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酒店没有追查信的来源,而且信中反映的问题基本得到了解决。

小周得意地跟刘春枝说,斗争初步取得了胜利!

刘春枝说,我们总经理真是一个说不坏的人。

小周对老婆的这种说法表示不满,女人就是容易被一点小恩小惠所迷惑。关于酒店的事,两人说不到一块。不说酒店的事还能相安无事,说到酒店的事就很容易拌嘴。

酒店接受团年饭预订后,春节期间员工都要加班。这让小周极其不满:他们只顾赚钱,不管员工的死活!他要刘春枝不要加班,至少大年三十要在家里做年饭。

刘春枝说,人家都在加班,你要我请假,我怎么开得了口。再说一天拿几倍的工资,她也要为钱着想。

刘春枝一家五口,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公公卧病在床,婆婆病病殃殃。下面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女儿。小周原来在单位上班,后来单位不行了,每个月只能拿到一点基本生活费。好工作找不到,差工作又不愿做,只有在家里闲着。整天无所事事,脾气大得不得了。

年年家里的年饭都是刘春枝做,由于今年自己要上班,刘春枝要小周做年饭。小周平时偶尔也做饭,有时还炫耀自己做菜的手艺好。但由于不同意刘春枝春节加班,憋着气不肯答应自己做年饭。为这事早晨两口子吵了一架,小周发怒,口里带脏字骂人,还恨不得动手打人。

管事部员工大都是家庭主妇,沈明月把班次安排错开,让需要在家里做年饭的女员工有的可以晚点来,有的可以早点走,店里家里都顾着。

按安排,刘春枝下午四点可以下班。沈明月叫她回家,她说不想回家。沈明月问了几句,就把她问哭了。正好被宋博撞见,宋博是发红包去的。宋博一人给了一个十元钱的红包。

小周和刘春枝抬一筐餐具在前面走,沈明月在后面看他猴着腰,走路踉踉跄跄,很吃力的样子。沈明月说,小周你把腰撑起来要轻松一点。

待洗的脏餐具一直堆到了二楼洗碗间外面。沈明月叫刘春枝快点回家,说家里还等你回去烧年饭。

小周这才说,年饭已经做好了,就等她回去团年。

刘春枝见小周这么说,心里有些得意:还是自己赢了。她用貌似命令的口气跟老公说,三楼还有几筐餐具,你跟我去把它抬下来。

沈明月说,行,把上面几筐抬下来了你们就回去。

两人来到了三楼,小周见迎面走过来一个穿西服的人。那人招呼说,新年晚上好!

刘春枝笑着回复道,总经理新年晚上好!

小周听说是总经理,心里吓了一跳,差点要扭头逃跑。李非问刘春枝:这位是?

刘春枝扎着头笑说,是我家小周。他来接我,我叫他帮我抬几趟餐具。

李非说,辛苦你了!小周。说着从荷包里掏出两个红包来一人递给一个。

祝你们新年好运,阖家幸福!

刘春枝推开说,总经理,我的红包您已经给过了。

李非假装记错的样子说,给过了吗?我不记得了。给过了你也拿着。

小周也把红包推开,说我不要。

李非把红包塞在小周手里,说你拿着,我们的员工辛苦,家属也跟着辛苦。

刘春枝跟小周说,好吧,总经理一定要给我们就拿着。

小周把红包捏在手里,抬眼偷觑了一眼走道顶灯下的李非。可能是灯光阴影的作用,眼前这个李非看上去比电视上的那个李非要消瘦和憔悴许多。就是眼前这个人,当时自己在写那封控诉信的时候,真是连杀他的心都有。

春节过后是元宵,元宵的促销活动是和春节的团年饭一起策划的。当时销售部拿出了几个方案:有观花灯,猜灯谜;有彩船大赛;还有舞龙灯表演。

由于前两项相对复杂,准备时间不够,专题会上,大家倾向于做舞龙灯表演。

李非说,舞龙灯热闹喜庆,这个没有问题。但春节期间大街小巷都是,没有新鲜感。再加上是在地上表演,前面围几圈人后面就看不见了。

高扬小声跟坐在旁边的柳文君说,如果是高跷龙灯表演,可以解决总经理说的这些问题。

柳文君说,你可以跟总经理建议。

高扬说,你帮我说。

你自己说怕什么?柳文君大声说,高扬他有个好主意。

像站在悬崖边被人惊吓了一下,高扬突然感到心跳加快,话还没出口脸上就有发烧的感觉。虽然提拔做了保安部经理,但意识上总觉得自己还是一个主管,在这班原来的经理面前不那么自信。讨论问题时别人各抒己见甚至可以争得面红耳赤,他一般都不参与。自己部门工作上的事情也是说得小心拘谨,一本正经。

高扬说,我们大队有一个高跷龙灯队——说话声音大一点!李非故意说,其实他已经听见。高扬提高音量重新说了一遍。

你说的是踩在高跷上玩龙灯?黄康华说,这个我以前还真没见到过。

你没见到过的东西多的是。王翰跟黄康华打嘴仗。

我在电视上见到过,我觉得这个节目真还不错。谢罕表态支持。

那高跷有多高?李非问。

高扬站起来在自己腰部比划了一下说,大概有一米二三。

李非有些不敢相信。他小时候也踩过高跷,高度一般在三四十厘米。即便只有这么高,踩着踩着就掉下来了。李非有点不放心,在那么高的高跷上玩龙灯有没有安全问题?要是人摔下来怎么办?

高扬说,不会摔下来,我原来玩过。

你都敢玩?何菲很惊讶。

这有什么不敢的。高扬说。

那么高怎么站得上去?宋博说。

人要坐着先把高跷绑在腿上,再由旁边的人扶一把才能站起来。高扬说。

李非说,行。这件事就由你负责联系,表演的报酬你与人家商量以后再告诉我。

报酬好说。高扬说,农村人嘛,管饭管来去的车费就可以。如果再一人给两包烟钱,应该就心满意足了。

两包烟钱是多少钱?李非不抽烟,不懂烟的好坏,也不懂烟的行市。

王翰说,十元一包的烟就很不错了。酒店员工上班时间不让抽烟,部门经理中抽烟的只有王翰一个。

李非问高扬:一个龙灯队有多少人?

一共有十几个人。

一人给一个一百元的红包怎么样?李非说。

这还有什么话说呢!高扬说,他们在乡下玩龙灯一天玩得累死也挣不到一百元。我倒是担心听说有这等好事,大家都要争着来。

马科说,人数还是要控制,不要把开支搞大了。

正月十五这天,由于晚上有高跷龙灯表演,晨会的意见要求下午店前广场全部清空。大小车辆一律停到后车场。

有些客人好商量,听保安员一说就把车开走了;有些客人不好商量,不管保安员怎么说就是不听,非要把车停在店前。保安员自己搞不定,就报告给领班小伍。

小伍自己上阵,撵走了几辆车。还有几辆车好话说了一大堆,硬是不肯挪动。小伍来找高扬,高扬说,你怎么这么没用?

小伍很恼火:一不能讲狠;二不能罚款;我拿他们有什么办法?好容易搞走一辆车,后面又有车来。

就没有别的办法?高扬说。

有什么办法?只有把进入前车场的路口拦起来,让车辆直接进后车场。

高扬说,这样做会给客人落车带来不便,我估计总经理不会同意。

小伍说,又不是天天这样,特殊情况嘛。

高扬想了想说,你和我一起去跟总经理说。

小伍说,你一个人去说不行,还要两个人一起去?

高扬说,你在现场,最了解情况,总经理会听你的。其实高扬是自己心里不踏实,怕总经理说是他出的馊点子。

小伍第一次面对总经理,还是有点笨口拙舌的。高扬心里好笑:你一张嘴多狠的呢?

小伍感觉自己神情有点恍惚,听见总经理在问他:你们是怎么跟客人说的?

他回答说,我们说今天晚上广场上有表演活动,这里不准停车。

你们就这样说?

李非的口气让小伍有点摸不着头脑:我们还说可以把车停到后车场。见总经理慢悠悠地晃着脑袋,心想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没有说错呀?

高扬也猜不出李非为什么要慢悠悠地晃脑袋。不知小伍哪里说得不对。

我建议你们可以换一种说法试一试。李非说,比如:今晚广场上有大型演出活动,为了避免对您的汽车造成划伤和其他损坏,请您把——

我明白了!不等李非说完,高扬抢着说。

这样说就管用吗?小伍还是有些疑惑。

李非说,管不管用你们可以试一试嘛。

一会高扬兴冲冲地来回复李非:这一招非常灵!车子都开走了。

李非说,今后要记住,看问题要站在客人的角度。同样是晚上有活动这件事,为了空场不准停车,是在我们的角度;车子可能被划伤,是站在客人的角度。角度不同效果当然是不一样的。

高扬刚离去,李非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就响了。

李非拿起电话,原来是柳文君。柳文君说,您知不知道今天还是个什么日子?

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是正月十五啊。李非说。

我说的是阳历,阳历是多少号?柳文君说。

李非没关注阳历是多少号,当然也无从回答。

柳文君告诉他,今天是二月十四号,是西方的情人节。

李非坦承地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柳文君说,我们要不要购进一些玫瑰花在酒店里买?

你在哪里?李非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觉得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我在办公室。

李非伸长脖子回头看看,果然见柳文君在他办公室。说你过来说。

柳文君到朋友陶金开的花店去买花,见店里有几拨客人正在选花。柳文君说,生意不错嘛!

陶金开心地说,会忙死!今年比去年大不一样。去年情人节买花的人还不是很多,今天我补了两次单,到下午四五点钟看能不能到货。现在店里就剩下这么一点货了,不知能不能接得上。

柳文君说,我特地来要帮助你的生意,这么说不搞不成了?

淘金说,老柳你这话说到哪里去了,我就是不卖给别人,也要留给你吧?

柳文君拍朋友的肩背说,笑话。

淘金说,你是现在要还是等一会来拿?

柳文君说,你先把别人的事情忙完了再说,我等一下。

陶金是柳文君初中的同学。两人关系一直很好。店里的客人进进出出,陶金一直不得空闲。便一边应付别人,一边与柳文君聊天。

想要什么花?百合还是玫瑰?

玫瑰多少钱一支?

说得丑不丑?淘金说。

柳文君知道陶金不会收钱,说亲弟兄明算账嘛!

你是怕崔晓英说你心不诚?陶金笑说。

柳文君附在淘金耳边说,不是送给她的。见陶金惊讶地叫了一声:啊?诡异地看着他发笑,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不说啊。柳文君说。

淘金说,不说啊?我马上就去告诉崔晓英。

柳文君惊慌地四下顾盼,向淘金伸出一个小指头,低声央告说,我的祖宗你小声点,千万不能说。这件事让她知道了会死人的。

柳文君推门进来时,李非首先注意到的是他的发式。这种发式李非在一些帅气的男影星头上看到过。顶上边分;两边后包;左前拉高;右前压低。整齐排列的梳齿印清晰可见。

柳文君看见李非在关注他的头发,有些得意:今天这头发做得怎么样?

漂亮!李非称赞说。

您真的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柳文君说。

我知道西方有个情人节,不知道是那一天。

就是今天,每年的二月十四日。

过情人节还有什么讲究吗?

有啊!送花;看电影;吃饭;跳舞。花样多得很。今天晚上餐厅客房舞厅都会爆满。

李非说,今天是正月十五,酒店又有活动,生意当然好。

柳文君说,今后即便不是碰上正月十五,只要是二月十四,生意也一定好。

为什么?

男人要与女人约会,要为女人花钱啦!

听到柳文君这么说,李非真的认为自己落伍了。对这么一个大好的消费节日一点都不敏感。

你说怎么办?李非说。

柳文君说,我建议叫采购部去采购一些玫瑰花回来,放到餐厅和舞厅去买。

在哪里采购鲜花,要去武汉吗?

去武汉来不及,再说我们也没有那么大的销量,跑一趟武汉不划算。我有个朋友开花店,先从他那里拿一点货试销,好卖再拿,不好卖就退给他。

李非说,我估计这个事采购员也不是很懂,我跟马科说一下,你亲自带一个采购员去办这个事。

二楼餐厅的服务员们正在做开餐前的准备,一个男孩送来一捧玫瑰,问谁是杨宇佳。田甜喊杨宇佳,说有人找你。

杨宇佳从餐厅里走出来,男孩问,你是杨宇佳吗?

杨宇佳说,我是。

男孩说,有人给你送的花,请你签收一下。

杨宇佳疑惑地说,你是不是搞错了?

男孩说,这里有几个杨宇佳?

田甜在旁边说,只有她一个。

男孩说,那就没错。请你签收吧。

杨宇佳接过男孩递过来的纸笔,迟迟没有落笔,心里好生奇怪,这平白无故的,有谁会给我送鲜花呢?

全网免费热门小说,更新快:【APP安卓版】

新老书友注意,本站阅读地址修改为:www.dengbi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