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你现在想拍屁股走人?谈都不谈

香水与星河 天界无际 4304 字 2个月前

自从上次造访谢泽家后,李非感觉与这位市委书记多了一份亲近。每次在酒店遇见,谢泽都要问一问生意怎么样之类关心的话。这时他听见谢泽在问,培双同志跟你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开始他有些发懵,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又见谢泽在用朋友式的随意看着自己,这才明白,许培双让他接班的承诺原来是有来头的。他如实地回答说,我还在考虑。

要尽快作决定。谢泽说,我今天在这里跟你说的这件事不能对任何人说。你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当我没有说过。

明白。李非口里这么说,心里想坏了,我都已经跟别人说了。

黄康华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朝下看。看见李非一人穿过国道上的车流,向桥南走去;走到对岸站住,面朝酒店这边观望;久久地,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发呆。他估计李非又在想什么心事。

有电话打进来,说二楼餐厅有客人找他。来到餐厅,原来是一位高中同学。刚从广东回来。听说黄康华在香水星河酒店工作,便让服务员去叫他。黄康华跟在座的客人一起打了招呼,敬了酒,站着和同学聊了几句闲话。

说到最近酒店生意不好,黄康华说反腐对经济的影响太大,消费减少了,受害的是农民。养的猪,养的鱼都卖不出去,价格降得厉害,即便能卖得出去也是亏本。这么搞不是办法,还是应该鼓励消费。

没想到同学来了一句:这要看是花谁的钱。见黄康华发愣,便进一步说:如果是花自己的钱,这种消费应该鼓励;如果是花纳税人的钱,这种消费就应该限制。

黄康华一向自视很高,在同学中常以有独立的思想和独特的见解为傲。今日自己一番议论,以为切中时弊,足以引发共鸣;谁知被人一语点穴,动惮不得。一时无言以对,为输人一筹心生羞愧。

回到楼上,见李非一个人站在办公室黑了的玻璃窗前发呆,便敲门进去。李非回过头来,黄康华看到的是一张满腹心事的面孔。

我看您刚才站在对岸看酒店,是不是有什么新想法?黄康华故作轻松地笑道。见李非轻咬下唇缓缓地摇头,又问,不高兴?

李非自己在窗边的圈椅上坐下,又示意黄康华在另一把圈椅上坐下。看到李非欲言又止,黄康华满脑子的疑云。这个历来有活就说,有时甚至抢话说的人,此刻这样吞吞吐吐,黄康华还是第一次看到。

假如——我说的是假如,李非说,假如有一天要我去做商业局长,你说我该不该去?

谢书记叮嘱他保密,但这种事憋在心里太难受。他太需要有人来分解。

这是好事啊!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既然是升职为什么不去?黄康华用他那双发亮的笑眼直视着李非的眼睛。

李非说,我是担心我们的酒店。开业还不到一年,经营和管理都还没有走上正轨。本来他们答应让我暂时兼任酒店总经理,但一个人毕竟没有三头六臂。

有所得必有所失,这很正常。黄康华说,再说酒店现在是银行控股,将来会有些什么变数,谁也难以料定。

李非说,高行长对我们还是很支持的。

黄康华不同意李非的看法,他说,高行长以后呢?谁能保证别人和他一样?

若干年以后,在酒店股权变更的关键时刻,李非想起黄康华说过的这句话,李非说,康华你真是一张乌鸦嘴!

李非问黄康华,假如有一天让你去管理商业局的某一家公司,你是否愿意?

黄康华明白他的意思,这是在暗示他是否愿意跟他一起去商业局。他发亮的眼神顿时暗淡下来。这让他想起了过去那些不愉快的经历;想到了在酒店工作的一部分公司老职工。他们虽然屈服于酒店层级管理的压力之下,但他们内心里根深蒂固的想法是:他们才是企业真正的主人。其他人,包括部门经理在内都是外人。这让黄康华们很伤自尊。

我不喜欢在旧体制下做事,也不愿管旧体制下的人。黄康华回答说,如果有一天条件允许,我倒是希望有一家真正属于自己的公司。

李非知道,黄康华的这种想法在部门经理中有一定的代表性。他们向往的是一种全新的企业体制。他们对香水星河酒店把两种不同身份的人揉在一起,所谓的全员聘用制的不足看得更多一些。同样是酒店的员工,老职工就不好管。理论上是可以解聘,但实际操作很难。而维持这种新旧体制融合的人正是李非。

对于公司老职工的一些想法,李非觉得不奇怪。也没有必要太在意。这只不过是他们的一种自我安慰罢了。他们跟他套近乎,给他打小报告,让部门经理们非常的忌讳甚至惊恐。

有一次高春梅在路上拦住李非:有句话我想跟你说又不敢说。

是什么话不敢说?

何菲她跟别人说,李非这几天像条疯狗,到处咬人!

李非一听心里火冒三丈,他黑着脸说高春梅:老高我警告你,这种挑拨是非的话请你今后不要在我面前讲,讲了我也不会听!

搞得高春梅下不了台。李非口里说不听,但听进耳里的话还是禁不住直往心里钻。这让他多少有些不舒服。好在他心胸还不算太小,明里暗里都没有迁怒于何菲。

他明白,这些部门经理就如同是自己的左膀右臂,伤害他们就是在伤害自己;保护他们就是在保护自己。在大约一年后的一次会议上,不知为一个什么事引发,为了表明自己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李非提到了高春梅告密何菲骂自己的事。当然,他没有点高春梅的名。尽管已经是时过境迁,尽管李非说得轻轻松松,但还是把何菲吓得不轻。反复辩白自己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

他对康华说,我刚才给你说的这件事,除了你我,在酒店内部还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你要为我保密。

没问题。黄康华说,您到底准备怎么办呢?

李非说,我准备明天去跟高行长谈一谈再说。

李非没有估计到高云轩的反应会那么激烈。在高云轩的办公室,高云轩拍桌子踢椅子,口齿结巴且喷着唾沫。连香州人“尼玛”“老子”这种脏字都裹进了话里。与平时温文尔雅的形象判若两人。

李非这时并没有把话说死,只是表明自己在犹豫。张志龙进来,见高云轩青头黑脸,李非尴尬地笑着,问发生了什么事?

商业局想他李非的心事!高云轩愤怒地说。

见张志龙有点不明白,李非补充说,商业局想调我去。

那怎么行!张志龙说,你答应了?

还没有。李非说,我在征求高行长的意见。

高云轩像仇恨叛徒一样地看着李非:你李非空手套白狼,把我们银行的钱都套进去了。你现在想拍屁股走人?谈都不谈!你要走可以,把我们银行的钱先还了再说。

张志龙说,李总,不是我批评你,这件事是你做得不厚道。

李非辩解说,我又没有说一定要走,是商业局想调我去,我来问问董事长的意见。

李非这里没有给高云轩使用行长的头衔,而是特意用了董事长这个称谓。

如果董事长不同意你去呢?张志龙说。

李非说,他是董事长,他管我,他不同意我还不去不成!李非笑眼望向高云轩,话说得半真半假。

李总你有这个态度就行。张志龙看看高云轩的脸色,董事长肯定不会同意你走。

话说到这里,高云轩的态度有所缓和:你自己说句良心话,我们香州城发行,我高宇轩个人,对不对得起你?

对得起。李非态度诚恳地说。

你想做的事,我们都是大力支持。你的工作,我们从来不去指手画脚。都是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确实。张志龙说,像我们高行长这么开明的领导,你在哪里找得到!

高云轩说,李非你没有搞过行政,不知道行政工作的厉害。拉拉扯扯;吹吹拍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尔虞我诈;互相倾轧;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爬。在这种环境中你能把工作搞好?

高行长说的这些话都是为你好。张志龙在一边劝解说。

高云轩说,人在世上,都不是为“名利”二字?你现在要名有名,要利有利。商业局长只不过是一个吃亏不讨好的头衔,你要它做什么?

在年初的酒店董事会会议上,给李非确定了今年的经营目标。完成这个目标,李非可以拿到二十万年薪。

对于高云轩说到的这种名利观,李非觉得与自己的想法有出入。李非不想说是,也不便说不是。他两眼盯着地面,把两只手的十个指头交叉在一起自己跟自己较劲。

想到商业局去任职,确实还不是一个名利的问题。

他听见高云轩继续在说,你上次说的出国学习考察的事,我现在就可以答复你,没得问题。

谢谢。

高云轩在李非沉静的脸上看到了一抹笑意。年前省旅游局发来一个函件,准备组织饭店总经理出国学习考察。李非给高云轩提了一下,高云轩当时没有明确答复。

高云轩说,只要你安心工作,还有车子的问题,我也可以跟你解决。

非常谢谢!李非高兴地笑了。

他早就想要一辆汽车,没有一辆车,到哪里去都不方便。酒店开业后不久,为了方便采购,花两三万块钱买了一辆万山牌面包车。为了便宜,还是托关系在远安厂里买的。车子回来时,马科买了一架鞭,绕着车子燃放。那高兴劲就像新家庭添了人丁。大家亲切地称它为“万山大哥”。

但有时要到外面部门办事,要到外面兄弟酒店走动,你总不能开辆“万山大哥”吧。个人的舒适可以不要,企业的脸面还是要讲。偏偏酒店资金一直紧张,车子的事情也只能是想想。现在高云轩主动提出,叫李非怎能不高兴呢?

在李非心里,还有一件事情比出国和车子更为重要,那就是为酒店的贷款降息。包袱太重了!一直想提出来,但总有点说不出口。今天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不妨提一提。他说:

也可能是我这个人意志不够坚定,遇到一些难事,就想打退堂鼓。这段时间一连几件事搞得我焦头乱额,说心里话,有时真想丢下走开。

张志龙说,有什么事你跟董事长反映。看我们能不能帮得上忙。

李非说,一个是欠税的问题。税务局下了处罚通知书,好不容易才把这件事摆平。还有一个是中商银行提出要加息。他们不知在哪里听说,我们城发行这边的贷款是十八点的利率。两边银行的利息加起来一年有两百多万元。一个月二十多万元的利息,真让人有点招架不住。

说到利息问题,高云轩和张志龙都沉默了。李非继续说,年前年后酒店生意那么好,综合毛利做到了七十三点,都只能刚刚保本。现在反腐倡廉一来,生意下降了百分之三四十。这么高的利息,到时怎么付得出来。

高云轩对张志龙说,这个问题是要帮他们解决。今年志龙你做个计划,先把高息的那部分调整下来。李非你跟中商银行去说,你说我们城发行这边的利息准备降下来,要他们向我们看齐。

李非说,他们恐怕没有这么好说话。

高云轩说,他不降也不能让他涨!

我估计不同意他们涨息他们就会逼我们还钱。李非说。

他要还钱你就还钱?不理他,看他能怎么样?高云轩气愤地说。

做人还得有个信誉问题。李非央央地说。

你这么讲信誉,怎么把我们的钱骗进去了想拍屁股走人?高云轩笑着反驳李非。其实在他心里,他最欣赏李非的就是这点:人品。

高云轩跟张志龙说,中商银行的几百万贷款,我们最终要把它接过来。等这些贷款都理顺了,酒店的负担就轻了。

谢谢董事长!

高云轩笑着对张志龙说,我说这个李非,狡猾狡猾的。他哪里是要调商业局,明明是想借个由头跟我们银行讲条件。

李非大笑说,董事长,这是冤枉啊!

张志龙说,你看董事长对你多好,商业局那边的事干脆回绝算了。怎么样?

全网免费热门小说,更新快:【APP安卓版】

新老书友注意,本站阅读地址修改为:www.dengbi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