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给他敲敲警钟也不一定是坏事

香水与星河 天界无际 4514 字 2个月前

马科商业局的一个同学告诉他,现在商业局上下是义愤填膺。说新局长来香水星河酒店视察工作,被李非凉了半个小时没有出面接待。

哪里有半个小时,就几分钟的时间。李非辩解说,我那天在给新员工上培训课,宋博接到的通知,没有及时告诉我。

这家伙,闯了这么大一个豁子。马科望着外间的宋博说。

也不能全怪他。你们这帮部门经理书生气有余,社会经验不足,我在这方面也重视不够。

现在怎么办?马科望着李非,查账的事要不要做做工作,找人活动活动?

马科你老实跟我说,我们的账有没有问题?经不经得起检查?

绝对经得起查!马科信誓旦旦地说。

既然没有问题,经得起查,你还担心什么。两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想起了电脑管理软件的事。马科在桌子上取了一张抽纸,摘下眼镜去搽试,让目光得以躲开。

要查就让他们来查。我们端正态度,积极配合就是。尽管马科说经得起检查,李非还是有些担心。万一在哪里找点什么问题出来,再加以放大,就成了人家的把柄。

您新买的手机发票要不要拿给董事长签字?马科问。

要啊,怎么不要。马科这么一说还提醒了李非,你把他拿来,我找董事长去签字。

董事长那边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有什么问题?

我是说手机发票签字的事?

这有什么问题,本来就是高行长要我买的。

俗话说好哭的孩子有奶吃。上次李非只说想走,高云轩为了挽留,把汽车、手机和出国考察一起打了个大礼包送给了李非。

汽车是城发行的一辆半新奔驰车。虽然是半新,毕竟是奔驰。高云轩说作价三十万给酒店用。

三十万!太贵了吧?李非说。酒店资金本来就紧张。

高云轩说,不要你付现金,只是记个账就行。怎么样,要不要?六七十万的车才开了不到三年。

李非用他生意人语言道,不能便宜一点吗?

高云轩不高兴地说,我说你这个李非,每年你交二三十万给你们公司那边,他们给了你什么?我们银行给你一辆奔驰车,你还跟我讨价还价。

部门经理们听说后都说要车。不要白不要。您叫人把车子开过来,我叫采购部去准备一架大鞭。马科说。

又不是新车,放什么鞭?李非说。

越是旧车越要放鞭!马科说。

这是什么道理?

什么道理您真的不知道?

知道什么?

这是一辆事故车!

马科说是城发行的人说出来的。这辆车刚买回来没几天就被管行长的儿子开出去撞了。大修花了十几万。

李非这才想起那次去武汉路上司机小常说的话。他说要把这辆车便宜卖给酒店,开始李非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后来见高云轩神情凝重,想这中间必有隐情。现在听马科这么一说,算是揭开了谜底。

总经理什么时候也给我们部门经理配个手机?马科拿起桌子上的摩托罗拉手机,打开翻盖玩弄着。

不要搞坏了。李非心疼地说。手机刚买来没几天,李非自己用都是小心翼翼。

不会的,又不是金的?马科嬉皮笑脸地说,可不可以?我说的是大家的心声。

李非说,酒店不是给你们配了bb机吗?还要手机干什么。

bb机哪有手机好?

能够传达信息就够了。

您不给我们买,我们自己买。马科说,不过现在太贵了,让它便宜一点才买得起。谢罕嫌酒店配的bb机不好,自己花两千多买了一个新款bb机,您听说没有?

听说了。李非说,尽花冤枉钱!

什么时候像国外那样就好了,国外的电讯商可以送手机。马科说。

哪有那么好的事!

真的。

那他怎么赚钱?

他们赚话费钱。

还有这种事?稀奇。

世界上稀奇的事多着呢!马科说,不过丑话说到前头,我们私人买的手机,酒店的公事不能打给我们。

我只打bb机,李非说,让你们用手机回话。

马科走后,李非口里说不怕查,心里还是很不安。突然来一个什么财务清查,这背后又隐含着什么。犹豫再三,还是给张泽文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那头有点嘈杂,张泽文像接陌生人的电话一样喂了几声,说现在有事,挂了电话。张泽文的态度越发让李非生疑,心里七上八下。

过后张泽文回电话过来,说是关着门在跟他打电话。叙说了事情的缘由。

三天前的下午,新局长钟胜华带局机关一班干部在街上走动。干部们前呼后拥,新局长好不威风。自上任市商业局长以来,他天天在下属八大公司间行走。这种他称之为走访看望基层的活动,在头狼或狮王看来就是在熟悉和宣示领地。

走到香水星河酒店门口,办公室主任问新局长:要不要进去看看?

是不是我们局的企业?钟胜华说。

是的。

是的怎么不进去?

我先进去通知一下。办公室主任快步向香水星河酒店走去。钟胜华站在香水星河酒店的广场前四下看看,心情与落满地上的阳光一样灿烂。还在前不久,乡镇党委书记的他每次来香水星河酒店消费,都是以客人的身份;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是市商业局新上任的局长,香水星河酒店是他的下属企业。他是他们的领导。尽管门前的保安员和保洁员还是和原来一样,见面会说一声你好;但他此刻会回敬一声:你好!并且报以亲切地微笑。原来他是不会去理会他们的。

见办公室主任进去一会没有出来,钟胜华招呼一班人说,走,我们进去看看。

办公室主任正在和大堂经理董若梅说话。见钟胜华走进来,说了一声我们钟局长来了,连忙起身迎着:已经派人找他们总经理去了。

我们李总在十楼会议室开会,手机关机,已经派礼宾员上楼叫去了。董若梅也在一边解释说。

不急,不急。我们就在大堂等等。钟胜华很宽宏地说。

董若梅引领一行人在大堂酒吧落座,吩咐服务员上茶水。

你们总经理比我们局长还牛,我们局长都没有手机。办公室主任小声对董若梅说。

工作需要嘛。董若梅笑笑,我们总经理也是刚买的手机,听说花了一万六千八。

一会见礼宾员一个人从电梯出来,董若梅迎上去问:找到没有?

礼宾员说,已经跟宋主任说了,宋主任说李总那边马上就结束,让你先接待一下。

李非在给酒店最近入职的一批员工上培训课,内容是《酒店宾客意识》。课程一共十个小节,李非讲到了最后一节。宋博接到礼宾员的通知,见讲课已经接近尾声,便没有马上告知李非。等李非讲完,听说商业局的领导在大堂等,便急匆匆往楼下赶。

钟胜华频频地看表,越来越不耐烦。你再叫人去催催。办公室主任催大堂经理。钟胜华站起身说,算了,我们改日再来。

见客人要走,董若梅连忙拦住:我们总经理马上就到,请您再稍等一会。刘主任!她求救似的叫唤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主任回头挥挥手,没有留步。局长要走,不是他一个办公室主任拦得住的。

李非带着宋博赶下楼来,听说新局长一行已经离开,只有作罢。李非埋怨说,宋博你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一定要及时通知我。或者你先出面替我应付一下也行。

宋博有些费解,按李非一贯的态度,没有把市商业局这个婆婆太当回事。今天一反常态,好像真的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辩解说,礼宾员只是说商业局的领导在大堂,没说是新来的局长,我见您已经快结束,就——

以后一定注意!李非的口气有些生硬。

宋博尽管心里很不舒服,还是干脆地说出了两个字:明白。

钟胜华一行生着闷气沿着新商街往回走。走在秋阳西斜的阴影中。

现在香水星河酒店成了我们市商业局的特区。人事科长这么一开头,像点燃了鞭炮的导-火-索,一发不可收拾。大家你一嘴我一舌,把长久积郁在心里的愤懑发泄出来:

他现在业务不要你管;财务不要你管;人事也不要你管;他根本不认你商业局是他的上级机关。

上次省厅来人,我们特地安排在香水星河酒店接待,局里的下属企业嘛,说起来有面子。谁知结账时收银台说商业局不是协议单位,不能签字挂账。当着客人的面搞得很难堪。连许局长都发脾气了。最后李非出来,才让挂了账。

整个商业局,他李非只认得许局长一个人,其他领导他没放在眼里。都是许局长把他容成这个样子的。同意他搞什么全员聘用制,你安插一个人还得跟他们说好话。

卢士平也是一个鬼,就是他反复在许局长面前灌迷魂汤。我刚才听大堂经理说,李非刚买了一部手机,花了一万六千八百元。

花一万六千八买一部手机!谁给他的这么大的权利?国家的企业,被他李非搞成了独立王国!

你们嫌不嫌丢人?有什么事回去再说!钟胜华闷雷一样地吼道。众人不敢看他的脸。他的脸色太吓人了。

张泽文当时就在现场,把事情过程讲得绘声绘色。末了张泽文说,我建议你来找一找钟局长,作个检讨,缓和一下关系。

在李非接到张泽文的电话时,卢士平也接到局办公室的电话。办公室通知说,市商业局成立了以财务科牵头的工作专班,近日将对香水星河酒店进行财务清查。

卢士平一时无语。突兀地冒出这么一个清查来,会不会干扰酒店的正常经营?要是过去,他一定会据理力争。不能由商业局随便派人进去查。

那时候有许局长,他可以在许局长面前发发牢骚,甚至撒撒野。可现在许局长退了,新来局长是什么习性,一点不摸底。

香水星河酒店是股份制企业,城发行是董事长单位,要不要先通报他们?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电话那头回答说,老卢,通不通报城发行那是你的事,我们办公室只能通知你。

卢士平感到事态严重,骑自行车到城发行,把商业局要查账的事当面说给高云轩听,看看高云轩有没有应对的办法。看着忧心忡忡的卢士平,高云轩说,要查就让他们去查,真金不怕火炼。你不让他查反而让他觉得里面真有什么鬼。

卢士平没想到高宇轩这么淡定。高云轩说,反过来说,要是香水星河酒店经不起查,说明查是必要的。我们相信香水星河酒店的账务是清白的;李非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给他敲敲警钟也不一定是坏事。

听高宇轩这么一说,卢士平一时天开云散:还是高行长有水平!

其实,香水星河酒店的财务管理是否规范,高宇轩也不是一点顾虑都没有。作为董事长,他可以派人去清查。前一段李非要走,他不想节外生枝,压上最后一根稻草。现在商业局要清查,客观上起到了第三方监督的作用。

李非为人过于傲气,卢士平说,局里的那些爹爹们早就看他不顺眼。还在香州商场工作时,就针对他进行过查账。当时不是有许局长扛着,说不定就成了反面典型。

我听说结果是查出来了一个先进典型。高云轩笑说,老卢,我跟你说,有本事的人都是有个性的,或者说都是有缺点和不足的。但凡说是完美无缺的东西,那都是假的。

高行长你这句话说得打夹圈圈(太对了)!卢士平笑了起来。

在香水星河酒店一周的财务清查结束后,市商业局财务科出了一份清查报告。

一点问题都没有?看着清查报告,钟胜华感觉不可思议。

至少从账面上看没有什么问题。财务科长说。

买手机也是合规的?

是的。城发行的高行长签字同意的。

他同意就行?

他是董事长,按公司章程规定总经理的大型开支报董事长批准同意就行。

别的问题呢?

他们整个管理都很规范,制度是完善的。财务科长抱歉地说,局长,没有完成您交给我们的任务。

钟胜华说,既然他没问题,我们也不是非要查出个问题来。李非来找过我,跟我作检讨。请我安排时间去他们那里指导工作。原来我在乡镇工作时与他只是泛泛之交,不太了解。这次深入接触,觉得这个人还真不错。

财务科长一听,心想不对呀,钟局长你原先不是这个态度。李非来找了你,跟你作检讨。你当时并没有原谅他呀!你还推断说他心里有鬼。推断是他听到了什么风声。要我们恨恨地查,仔细地差。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查出问题来。现在就怎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呢?

全网免费热门小说,更新快:【APP安卓版】

新老书友注意,本站阅读地址修改为:www.dengbi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