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这时的他已经是心乱如麻

香水与星河 天界无际 4656 字 2个月前

日光意犹未尽,在东边天上扯起一片晚霞。市委书记谢泽从家里出来,顺着人流向香水星河酒店方向走去。

又是一年元宵节,香水星河酒店在户内外都组织了大型的表演活动。虽然市里安排了市委副书记常家兴为现场总指挥,动用了上百警力维护现场秩序,谢泽还是有些不放心。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一路上驾车的,骑车的,步行的,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人们从街街巷巷出来,向同一个目标——香水星河酒店进发。

迎面遇到钟胜华,钟胜华反应夸张:谢书记您怎么一个人在街上走?谢泽说今晚香水星河酒店有活动,我过去看看。钟胜华说前面人太多,他刚从那边回来。

他以为这样一说,谢泽会跟他一样掉头,谁知谢泽踮脚伸长脖子看看,反而加快了脚步。他跟在谢泽身旁,揣摩着这位市委书记的意图。

前次到谢书记家走动,为表达履新之后的感谢之意。说到香州商界的几个能人,说到了李非。钟胜华随口议论了一句:李非这个人太傲。

按他的本意,他对李非的评价是“狂”,而不是“傲”。为了显示自己中允客观,他选择了“傲”这个比较中性的词。

谁知谢泽说,有本事的人有几个不傲?关键看你怎么用。你们商业局如果多有几个李非,事情会好办得多。

谢泽对李非的评价让钟胜华吃惊。这时他正在查李非的账,准备拿他的错,狠狠地整一整他。听书记这么一说,赶忙调整了枪口。

两人走到新商街与香州大道的十字路口,三个方向的人流汇集在一起,再也向前走不动了。谢泽感觉情况不对,想往后退时已经身不由己。大块头的优势一下子变成了劣势,后面的人流裹挟着他和钟胜华往前涌。他陡然吓出一身冷汗:不好,要出大事了!

香水星河酒店的元宵演出活动分为彩船大赛、焰火晚会和曲艺表演三大部分。彩船大赛汇集了全市民间的彩船高手,除各式彩船外,还有虾精,蚌精,鲤鱼精等。酒店在门前车场搭起了专门的表演舞台。

说是大赛,并没有请专业评委。只是根据各队的道具、服装、唱腔和表演进行评定,由酒店一家说了算。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彩船大赛结束后是焰火表演。礼花弹是专车从湖南浏阳厂家拉来的。焰火晚会结束后,是著名曲艺演员张明智的湖北大鼓专场。

张明智在香州在湖北可算是家喻户晓的人物。那影响力在湖北不亚于二十年后在北京走红的郭德纲。由于场地限制,酒店三楼的宴会厅最多只能容纳三四百人;为了扩大影响,让更多人享受节日的快乐,李非打算做电视实况转播。电视台那边说,再怎么少也要收两万元的成本费。李非想做直播又不想出钱,就游说市委副书记常家兴。

让全市都能看到张明智的现场演出,我这是在给香州做公益。李非跟常家兴说。

常家兴说,李非你就是会说漂亮话,实况转播对你的酒店是多么大的宣传,你以为老子不知道?

都有都有,对酒店对市民都有好处。还是常书记英明!

你不跟老子灌迷魂汤!

说是说,笑是笑,常家兴还是给电视台打了电话。常书记发了话,电视台不敢不执行。你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奸商!恼怒的电视台台长半似认真、半似玩笑地说李非。

李非说,我是做生意的,是奸商不奇怪;你们是党和人民的宣传工具,怎么开口闭口都是钱?

台长说,你以为是我要讲钱?政府那点财政拨款本来不够用,年年还要增人增设备,我们造业(可怜)哟!

你们电视台在实况转播前多插播几条广告不就行了?李非建议说。

哎——说真话,台长态度陡然变得和悦,伸一只手搭在李非肩上说,我们有几个栏目很不错,你们酒店今年搞一个冠名怎么样?

说李非是奸商的还有市文明办主任苏华云。

举办元宵节这样的大型演出活动,首先要向市文明办报告。文明办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政府机构,从中央到地方都有设置。级别不高,但具有相当大的部门协调能力。

这个活动安排得好,我们支持。苏华云当即表态答复。

李非笑着说,光有口头支持不行。

苏华云是酒店的常客,与李非很熟。两人说话都比较随便。

苏华云说,还要什么支持,你说。

李非说,文明委能不能跟我们联合举办这个活动?

可以呀!苏华云很爽快,我跟你说实话,你找我真还算你找对了人。到时我把公安、城建等所有涉及的部门都找来,开个协调会,比你家家户户去跑要好办事得多。

李非说,我也是这样想的。谢谢,非常谢谢!

要说谢,是我要谢你。苏华云说,你搞的这个活动也正是我们想办的。既丰富了群众的节日文化生活,又促进了民间传统文化的传播,是一举多得的好事。我们香州多有几个像你们香水星河酒店这样的企业就好了。

谢谢苏主任!李非说,到时我们的宣传广告就这样写:香州市文明委既香水星河酒店联合举办……

等下,你要把联合举办打在广告上?

是啊。

如果是这样,我还要跟市委常书记打个报告。到时广告出去了,他是分管我们的领导,他不知道这个事,要是谢书记问起来就不好办了。

要不要我去找常书记?

苏华云听得出来,李非讲这话的意思,是暗示他跟常家兴的关系可以。他问,你跟常书记关系好吗?

李非说,自我感觉还好,但人家毕竟是领导。

苏华云说,常书记这个人是个说不坏的人,没有官架子。

你也没有官架子。李非说这话不乏太好的意思。

我们只是个小领导,怎么能跟人家大领导比。

大领导还不是从小领导升上去的?

年纪过了,没机会了。苏华云说,常书记比我还小,他已经是我的领导了。这样,我去找常书记,你也找一找常书记,就说这么大一个活动,请他出来挂帅指挥。他要是能出面,这个事情就更好办了。

好的。李非眼珠一转,说苏主任,我们这次活动规模大,打扰的部门多,你说要不要送些演出招待票给相关部门?

可以啊!苏华云说,你不要小瞧我们文明办,我们协调的事,其他部门没有敢不办的。不过你能送几张票当然更好。

行。李非说,不过这票我自己不能送。香州市部门那么多,我送谁不送谁,到时就把人得罪了。我把票交给您,由您来送,到时谁也怪不上我。

苏华云说,行,就这么办。

苏主任,你们文明委有没有支持群众活动的经费?

经费?

是啊。支持群众性文化活动的经费?

苏华云似有所悟,笑说,你是不是在打我的什么主意?

李非连忙说,没有没有,只是这次活动规模大,开支也大,焰火都从湖南浏阳拉了一车;彩船大赛的队伍就有十几支,除了一二三等奖外,个个队伍都有参赛奖。到时奖品上也要印上香州市文明委……

你真是一个奸商啊!苏华云打断李非的话,手点着李非笑:你哪里是要送票给我?你是在让我掏钱买票。

各是各。各是各。李非也跟着苏华云笑。

这样,苏华云说,我知道你们做企业也不容易,你要多的我也没有,我赞助五千块钱。可以吧?

元宵活动现场总指挥常家兴两手叉腰,站在香水星河酒店三楼楼顶的平台上。身边拥簇着指挥部的一班人。这里临时架设了高音喇叭和扩音设备,高昂的音乐给陶醉的现场灌着烈酒。广场右侧矗立着香水星河酒店的大型元宵广告:让香州更美好,与市民同欢乐!

喂——喂!常家兴走到立式麦克风前试了试效果。香水星河酒店地处十字路口,门前的国道交警早已封路,过往车辆一律绕道行驶。人群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来,把条条道路堵得水泄不通。刚开始警察的指挥还能管用,后来连警察也给挤散了。

不会出事吧?常家兴问身边的李非。没有想到会来这么多人。李非此刻心里也有些担心。怎么办?正举棋不定时,值班经理上来报告:市委谢书记的电话!

在哪里?

我让总机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李非的办公室就在旁边。

总机打您的手机一直打不通。值班经理跑楼梯跑得气喘吁吁。我没听见。李非拿出手机翻开盖子看,果然有无数个未接电话。很快常家兴回来:谢书记指示,今晚活动取消,赶快疏散群众。

都要取消吗?众人一时愕然。

常书记,节目是不是都要取消?酒店内的演出不需要取消吧?我们用广播通知,让群众回去家里看电视实况转播。您看这样行不行?李非在常家兴耳边央告着,这时的他已经是心乱如麻。

常家兴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多数人都表示同意李非的意见。大家知道,常书记是一个极其谨慎的人,这种风险很大的事情让他来拍板真有些不容易。

你们当然都可以说行,到时候谢书记打板子该我见鬼!常家兴为难地说,这样吧,就按你们说的,外面的活动取消,店内的演出正常进行,不过要等场外群众疏散以后才能开始。

李非表态说,这里您官最大,您说了算!我们按照您的指示执行。

喂——喂——广大市民朋友们!——广大市民朋友们!——常家兴的声音真是洪亮。他这哪里是在宣布取消活动,分明是在往火焰上喷水,喊了好久才见成效。

李非后来才知道,就是在元宵这天晚上,酒店周围一公里的道路全部堵死;据估计现场群众达十万之众;(当时城区常住人口约二十万人)下面乡镇开往城区的微型面包出租车,个个超员超载还一位难求;(那时还很少有私人小轿车)有几十辆自行车找不到车主;有十几个家庭走失了孩子(当然后来全部找到了);还有帽子,鞋子和垃圾遍地都是。

万幸的是没有发生人员伤亡事故。市委书记谢泽在情况万分紧急之际,多亏遇到市委办公室的几个年轻人全力相助,才得以脱身。他说,赶快给香水星河酒店打电话,找常书记!

陡然失去大分贝音乐的广场空若佛谷。借着广场的灯光,李非弯下腰去查看花坛的花草。除两颗大铁树外,其他低矮的植物无一幸免。花草都遭了殃。铁树要不是它的叶子扎人,估计也难幸免。宋博夹一个16k的笔记本跟在他身边,今晚是他总值。这时广场上的游人已经不多,几个pa工正在清扫地面,三楼宴会厅的演出即将开始。

李总,高经理要我来问您,礼花弹是不是还放在昨天存放的那个房间里。酒店消防安全员肖哲来报告。

李非问,你们高经理在哪里?

他在河边收礼花弹。

我们去看看。李非和宋博走到南桥上,看见高扬正和一班保安员抬着几个木箱过来。这家伙好重!高扬歇下箱子说。

还有呢?

在河边。

凤凰河南岸河边有个平台,正对着酒店的大门,那里是预设的礼花弹的发射场。高扬在问,礼花弹是不是还放在原先存放的地方?

不行。李非说。

换一个地方?

换到哪里都不行。

总经理说他一直担心礼花弹的安全,昨晚觉都没有睡好。宋博在一边说。

这东西就是一个个炸弹;比炸弹更危险;炸弹还有个保险,这东西保险都没有。保安员们七嘴八舌的。

今后总经理只有天天不睡觉了。宋博望李非笑。

你们有什么好办法?李非问。

最好是退给厂家。消防安全员肖哲说。

退不出去。

退不出去就把它燃放掉,存放就有安全隐患。

小肖说得对,燃放掉!李非眼睛一亮。真是文章灌顶,不提不醒。

宋博你快去通知黄康华和柳文君,演出推迟一刻钟。就说马上燃放焰火。高扬你们快去做燃放的准备。

要不要请示常书记?宋博提醒说。

李非说,请示恐怕来不及。现在疏散的人群还在路上,礼花燃放起来,他们即便在很远的地方也一样可以看到。等会都上床睡觉了,就失去了燃放的意义。

本来我们燃放焰火就是经过批准了的,不能燃放是因为人太多,现在人不多了,当然可以放。受到总经理肯定鼓舞的肖哲分析说。

肖哲是在酒店评星时入职的,身材矮小,黑黑瘦瘦的。曾经在武警消防部队服役,又在南方工厂干过几年的消防员。

行了行了,快去抬你的礼花弹。高扬嫌肖哲啰嗦。

那个好像是郑柏文。在月光与灯影中,李非能看见了平台上一个个的身影。

柏文在厂家学过燃放要领,我让他来作指导。高扬说。

柏文你的伤怎么样了?李非走近问。

没什么,就是被打了一拳。郑柏文憨厚地笑着。

是这里吧?李非伸出手在郑博左肩前按了一下。

是的。郑柏文往后缩了缩身子。

还疼不疼?

郑柏文在押运礼花弹的途中遭到抢劫,差点出了大事。

全网免费热门小说,更新快:【APP安卓版】

新老书友注意,本站阅读地址修改为:www.dengbi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