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1章活着的星空

属于俊也哥哥的……

星空?

所有人都是愣了,看着月夜见展开那幅《星空》,挂在墙壁上,拉上窗帘,关上了灯。

然后,光芒亮起。

光啊!

五颜六色,缤纷混乱的光啊!

不知道俊也哥哥到底是利用什么荧光材料调和的油彩,绘制了这一幅在黑夜当中依旧绚烂多彩的星空。

美丽,非常的美丽,哪怕是元太这种满脑子只有鳗鱼饭的人,也不由呢喃起来。

“好、好美。”

哪怕是以灰原哀的眼光,也要为之所夺目,欣赏油画的美,甚至难以自拔。

“怎么会……”柯南以自己的那点艺术审美判断道,“没错,这就是真作,属于俊也哥哥的星空,不比梵高的差多少!”

但怎么可能?

俊也哥哥的水平之前也了解过了,在米花町或许算得上一流,但在整个东瀛连二流都算不上,更不要谈与整个世界历史都留有名姓的大艺术家媲美了。

他若真有这个水准,怎么可能只是这个水准?

“从痕迹来看,这幅油画应该是三年内绘制好的。”柯南查看了一番,“若真是如此,他的画展不可能只有那么几个人看啊?”

“奇怪。”

月夜见眉头的疙瘩从见到这幅画开始,就没有舒展开来:“这幅画有古怪。

哀,把门关上。”

在门边的灰原哀听后,直接把门关紧,甚至挂上了链锁。

月夜见走上前,伸手抚摸着那幅已经干透的油画,些许的潮湿之气在指尖浮现,仿佛整幅画都只是刚刚绘制好,未曾晾干。

油彩在流淌,在纸张的缝隙间流淌,从未停止过。

这不是正常的油画应该具备的情况。

“为什么会这样?”

他抽出水晶之刃,将所有人挡在一旁,道:“注意。”

鲜血滴落,吟唱而出的却是字正腔圆的华夏语。

“吴道子。”

华夏古代的画圣,历史存在的人物,并非神明。

但,在历史与传说的加持之下,却延伸出了名为“画”的神力,也正是传神之笔、秃尾神马、落笔生光典故的具现化。

刀尖有神力凝聚,是最为厚重的墨彩。

轻轻一点,点在了那幅属于俊也哥哥的星空上,前所未有的阻力出现了。

阻力!

有力量在阻挡神力,由月夜见血祭引来的“画”之神力在消散,在那阻力之下如同热水当中的冰,融化了。

“画、画在变!”步美后退了几步,看着那幅星空,“它在变!”

柯南瞳孔紧缩,爆喝:“都别看!”

但已经迟了。

星空,已经走进了他们的眼中了。

星空活了,那五颜六色,绚烂多彩的油彩从画中走出,在整个室内游荡,将这方寸之地,化作无垠的星空。

一个扭曲的星空。

看不到闪亮的星辰,看不到炊烟袅袅的民居,看不到欣赏夜景的人。

能看到的,只有星空,只有那如同梵高笔下夸张扭曲的,色彩堆积而成的星空。

它们有形状吗?

没有。

星空怎么会有形状呢?是圆,是方,是三角,是莫比乌斯,是克莱因壶……

都是它,但都不是。

它们只有色彩,纯粹的色彩。

没有质量,没有实体,就在空中静静的流淌,化作畸形的星空。

甚至,是流淌进了人的眼中,在人的思想中流淌。

旋涡,旋涡。

星空化作旋涡,无数的色彩旋转起来,星辰的光点化作晕彩,畸形的星空如同巨大的漏斗,无穷无尽的光都在扭转,轻声的嬉笑在人耳边响起。

噗嗤!

长刀入腹的声音响起。

月夜见一刀捅在自己的腹部上,险些将肾都捅个对穿,剧烈的疼痛压过了对于色彩的痴迷。

面前依旧是光,色彩依旧流淌,但却已经不在人的思想中流淌。

“该死!”

他抬起刀背,狠狠的给三小只加俊也以及柯南一人一下,险些敲出个脑震荡来,彻底的敲昏过去。

“?πνο?。”

以腹部的血为祭祀,唤起神名,借助睡神的神力,将灰原哀陷入沉睡当中,并营造美梦为城堡,护佑她那脆弱的心灵。

“难度一下子提升这么多?”

月夜见瘫坐在地上,掏出特制雪茄点燃,吞云吐雾起来,秘药的成分发挥作用,腹部在结痂。

他看着面前的烂摊子,将画卷起,用地上的绳索捆住,放在桌上不谈,只是看着一地的人,眼中浮现出了担忧神情。

异变。

当星空旋转的刹那,异变就已经发生了。

灰原哀还好,有月夜见提前为之布下的一层魔道防御,倒是没有受到影响。但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所有人,包括柯南,都匍匐在地,随着星空的旋转而蜷缩,手触及脚,如同抱团的青虫,要化成一个旋涡。

而最严重的,是俊也。

他头发其实不算长,但也绝不是短寸。此时,他的头发每一根都蜷缩起来了,蜷缩成一个旋涡,没有一根例外。

整个人,像是最厉害的理发师一根根头发呵护,烫染而成的效果,但却是刚才短短的三十秒成果。

除此之外,还有他的头旋。

每一个人都有的一个头旋,此时却是变成了一个一圈绕一圈的巨大涡旋。

大涡漩套着小涡旋,涡旋无穷尽,整个人都像是变成了涡旋的化身。

事件的难度提升太大了。

加上这一件,月夜见一共也才触发了三件事件,前两次涉及的背景一个比一个高大上,但真正的难度也就那样,只要找到合适的魔道知识,便可以解决。

但这一件,却不同。

只是刚刚开始调查,便中了招,自己先挨了一刀,剩下所有人都被莫名的诅咒缠身,似乎变成了旋涡的代表,开始了扭曲自己的动作。

若非他及时的制止,怕是要把自己扭成一个年轮蛋糕不成!

“还好,异变不严重。”

月夜见扫视着所有人的现状,吐出一个烟圈,心中思索:“活着的色彩,旋转的星空?

这件事件,实在是复杂了些。”

明明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假钞案件,为什么现在会这么复杂?

简直是要把调查人员往死路上带的节奏啊!

全网免费热门小说,更新快:【APP安卓版】

新老书友注意,本站阅读地址修改为:www.dengbi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