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2章简单平凡的日常……大概?

银装素裹,万里雪飘。

月夜见从床上起来,看着窗外飞舞的鹅毛,叹了口气。

“怎么看怎么不正常啊。”

明明昨天还是三伏天,人均短袖的日子,今天已经是腊月寒冬,万里山河一片白。

对于他来讲,这种混乱的时间,实在是不正常。

咚咚咚。

先是敲门声,接着房门推开,穿着蓝色外套与蓝边裙的灰原哀揉着眼睛,走了进来。

“目暮警官刚刚打电话过来了,说是要录口供。”

“口供?”

月夜见仰靠着船头,裸露着上半身,也是睡眼惺忪:“有意义吗?”

这个口供,说的真是之前的俊也哥哥绑架事件,最后官方对外的口吻是悬案,而对家人……

很可惜,只剩下一团色彩了。

俊也与父母哭得很伤心,但也没有办法,那并非是他们能够插手的事情。虽然连全尸都无法找回,但,知道了结果,总是好的。

而这种涉及了诡异神话的事件,根本就没什么口供可说。

难不成,跟他们讲讲什么是神?什么是神力?

红流之神又是哪门子神明?

开玩笑!

真当他月夜见是讲师了,什么都讲,那还不如去当个老师,全球大把专业学校恨不得上门相邀呢。

“回绝掉,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掀开被子,从一旁的衣柜中找出一套宽大的黑色睡衣,毫不避讳的披在身上,血雾化的手臂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使用自如。

灰原哀是见怪不怪了,某人喜欢裸睡的性格她记得很清楚。

只是,看着对方背部那裸露的伤痕,总有些愧疚。那最为致命的枪弹疤痕,都是当年她给对方所留下的。

“你当初,是怎么活下来的?”

这个问题她想问很久了。

是被别人所救吗?那她真的、真的很感谢这个人。

“怎么活下来的?”

月夜见站在窗前,双眸有些迷离,左手抚摸在胸膛处,狰狞的疤痕不似他脸那般光洁,反而像是老树皮。

“支持我活下来的……我也很想知道呢。”

心脏被打烂,胸口被洞穿,哪怕是“月夜见”所重现的秘药都无法恢复的必死之伤。

但,他却没有死去,而是活了下来,活到月夜见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

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日记本中没有记载,记忆里没有印象。

这是一个谜,一个近乎无解的谜。

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胸膛中的这颗心还在跳动,血液在泵给,并没有停止,成为所谓的行尸走肉。

而在洛书的人物描述当中,也完全没有法术影响的痕迹。

毕竟,红流之神的恩赐这种神性遗留,将他的右手手掌与肘之间的小臂完全异化,成了血与肉的浓雾。

神性的力量在其中流转,似自有永有,绝不退转增减的样子。

至于作用?

凭借这条手臂的恩赐,月夜见倒不至于动不动就血祭了,小型化的秘仪完全可以凭借祂的力量来施展。

除此之外,毫无其他异常化的记录痕迹。

所以,“我”当初究竟是如何复活的?跟《奥西里斯之书》又有怎样的关系?

虽然在其上失败了两次,但这里面的,是他目前已知的唯一算靠谱的复活仪式了,月夜见只能是联想到这上面。

“你也不知道吗?”

灰原哀垂下眼帘:“那算了吧。”

“洗漱了吗?”月夜见走到门口,很是自然的揉了揉灰原哀的头发,“我去准备早餐。”

“已经准备好了。”

灰原哀幽幽一叹:“指望你,我觉得就要早参中餐一起吃了。”

“咱家小哀真贤惠。”

“变态的侦探先生,你是对我一个小学生发情吗?看来是需要跟目暮警官咨询一下法律问题了。”

“不要这么严肃,我的朋友。”

……

灰原哀准备的早餐很简单。

热牛奶,煎蛋,以及三明治,共计两人份。

其中一份的分量显然要大上一些,很显然,是为月夜见准备的。

“我会的不多,看着吃吧。”坐在餐椅上,灰原哀扭了扭头,不想直视月夜见。

真是的,为什么见这里的三明治都是同样口味啊!

花生黄油和蓝莓果酱夹心,正是她所爱吃的,见到底是从哪里知道自己之后养成的口味的?

食材单一,这煎蛋都是她搜了两个小时才找出来的。

要不然,就只有热牛奶和三明治可吃了。

月夜见尝了尝,热牛奶正温,很显然是煮沸以后放凉到可以入口的时候才上楼找自己的。口味偏甜,显然加了不少糖。

从小他就爱吃甜食,这点灰原哀没有忘记。

“很好吃。”

月夜见点点头,一脸灿烂的笑容:“会的不多没关系,以后天天吃也好,方便,而且只要是小哀做的,我都爱吃。”

灰原哀低着头,小口小口的吃着三明治:“总会吃腻的。”

“没问题。”月夜见抢过话道,“我也会做,也会的不多,到时候咱们换着来,吃不腻的,也绝不会吃腻的。”

讲实话,月夜见会的不多,但绝对不少。

只是他这个人喜欢对付,能吃泡面快餐,绝不下厨做饭,久而久之这手艺也就荒废了大半。

现如今,也就做些家常小炒,大乱炖之类的。

嗯,包包子、包饺子、熬粥这些早点,还有寿司鱼生,他也会一些。

只是不知道灰原哀吃不吃得惯就是了。

毕竟,东瀛可是能拿饺子当菜就米饭吃的,在他看来简直就是主食含量爆炸啊!

灰原哀苦涩一笑:“人的口味会变的,没有所谓的永远。”

“小哀,”月夜见将吃到一半的三明治放下,“人的口味会变的,但只要做饭的人不变,那一切都不会变的。只要你……”

叮铃铃!

电话声响起,将月夜见最后的话憋了回去,两人之间逐渐旖旎的气氛消散无存。

“喂,是谁?”

月夜见抓起手机,看也不看就没好气:“今天侦探所歇业,有事转隔街的毛利事务所,ok?”

“月夜侦探,毛利老弟就在我身边。”

对面是一个耳熟的声音,正是目暮警官。

他似乎有些焦急:“我这里碰到一个棘手的麻烦事情,能不能拜托您帮一下忙?”

全网免费热门小说,更新快:【APP安卓版】

新老书友注意,本站阅读地址修改为:www.dengbi2.com